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杯中之物  

2018-05-11 20:53:2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喝酒容易,写酒有点难度。几天前有一位好友提出要我写一篇关于酒的文字。我当时脑袋一热就答应了。最近几天因跳槽的事搞的有点焦头烂额,就把这事彻底忘了,说起来有些尴尬。

我本人喝酒的历史的确够长,自有记忆开始,父亲就曾经用筷子头蘸酒喂我喝,所以我的酒龄大概就应该从那时算起吧。我父亲就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作为他的儿子我自然也不甘落后。酒之于我,虽然比不上老婆女儿重要,但也绝不可小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喝酒的日子很少。人都说“酒色之徒”,我不敢恭维,只是喜酒,色不可与此同语。

作为一个还没学会走路就已经学会喝酒的人来说,要说你不曾喝醉过,谁也不能相信,那就对了。千杯不醉那是吹牛,胡说八道。我本人年轻时醉酒是常事,简直就像每天晚上脱掉衣服睡觉那么平常。记忆最深的一次当属1988年春天那次。那年春节刚过,我打算盖新房,万事具备只欠酒了。那时候盖新房都是乡里乡亲相互帮忙,只吃饭不要工钱的,而酒就是必不可少的招待品。而盖好一所房院起码要十天左右,按每天15人计算,平均每人每天喝三俩酒,总共就得四十五斤到五十斤酒。而我那时手头根本再没有钱可使。怎么办呢?只好到邻村的供销社去说情赊酒。当然供销社售货员是我相当好的酒肉朋友,当时不仅答应赊给我50斤“闷倒驴”,还特意请我喝酒:一锅岱海里打的小鲫鱼,三瓶子杜康,俩人从中午直喝到晚上。每人一斤半杜康下肚,直喝的我连怎么回到家都不知道了。第二天,他把五十斤“闷倒驴”送到我家时,已经是中午吃饭时分,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这件事一直记忆犹新。

酒像女人,有时是好东西,有时是坏东西;有时能解决燃眉之急,有时也能让好事变成坏事。比如在那之前的1987年,我在长白山区的松树镇某煤矿,因为和一位矿上的女孩儿搞对象喝酒,差点就丢掉性命。诸如此类的事情这辈子遇到不少。如今已是幕垂之年,此类事当然不再能在我身上发生。但是酒虽然是杯中之物,却也是误事之物,少沾为妙。

我属于那种经常明知故犯,最不长记性之人。虽然到了这个年龄,但依然嗜酒如命。只不过已经很少聚众喝酒了。但是在我的电脑桌下面,永远不缺乏一排排的酒瓶子。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没有酒就再没有我。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