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成长笔记(草稿)  

2017-07-19 20:52: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8点半。当我目送女儿夹在考生们中间通过120中学“门卡”,向里面的考场走去时,才忽然意识到她已经长大成人。参加大学考试,她正在迈向成年人生的第一道最关键的门槛。

这种意识在俩个月前她过生日时我还没有感觉,只认为她还是个孩子。实际上,那天她的言行已经提醒过我,她已经不再是孩子,只是我太马虎了,没以为然。

她把象征成年的生日竟然看的异常平淡,完全出乎我的预料。那天上午我从单位给她打电话,问要不要预定个蛋糕。她竟然一口回绝,并且说已经约好同学到歌厅去唱歌,还说:“生日嘛,就免了吧,没意思。”

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面过生日,也是头一回把过生日看的那么平淡。那天我虽然很失落,但并没有反对她的决定。我和女儿之间一向是比较相互尊重的,仿佛是平起平坐的朋友关系。我很少以大人的姿态要求她如何如何。我一直以为她比我聪明多了,一个愚笨的人是没有资格给一个聪明的人做决定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的。这一点我很理智。

开考时间是九点,因此在随后的半个小时里,几乎所有陪考的家长都没有离开,或堵在宽宽的学校大门口向里面张望,或站在门前的大道旁三五成群地谈论高考的相关事。

我也没有及时离开,只是不爱凑热闹,就找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下,在没正经事可做的情况下,无聊地看大伙儿的热闹。

我在人群里看到几位女儿读初中及小学时的同学父母。但我并没有凑过去打招呼,只是和他们彼此微笑一下而已。

其中还有一位是女儿出生时就和我们同住一个小区的。她的女儿和我女儿几乎一起玩着上了幼儿园,但没过多久他们一家就搬走了,此后就再也不曾见过面。出于这样的奇遇,我们不约而同地走在一起,相互问长问短,述说分别后各自的生活情况,特别是孩子们这些年的成长经历。我们都老了,老的几乎不敢相认,只有感慨岁月的无情。

中午打车回家的路上,我对女儿说:“上午我看到你小时候的玩儿伴***的妈妈了,那么老了,差点没认出来。”

女儿一边玩儿手机游戏一边回答我:“正常啊,你不也一样老了吗?”说完继续玩儿自己的。

我又问:“你没看到***,曾经最好的伙伴呀,是不是在一个考场?”

“没看到!看到也未必能认出来吧!”女儿显然心不在焉,甚至对我的提问有些反感。

我再没说什么,但心里一点也不平静。同样一个十八年,对于女儿以及同学们来说,是真正的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而对于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来说,却是一天天走向衰老的过程。岁月有情却无情。

我们的父母把生养儿女叫做拉扯孩子,现代人叫培养子女,更上档次的叫法是培育新一代。无论怎么说,都是繁衍生息的过程,是人类历史绕不开的话题,代代如此。

把一个人放在天平的一头,然后往另一头搁钱。要想使天平能够保持平衡,搁的钱越多说明人的分量越重,这恐怕就是我们常说的人的价值。而我是那种搁最少的钱就能把天平压平衡的人,无论对社会或是对周围的人,一生都未做出什么值钱的事情。而对于我的女儿来说也一样。如今年过半百,唯一能做的大概只有用文字记录下她十八年来成长经历的点点滴滴。至于有无意义可谈,也只能这样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