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也谈老舍与《正红旗下》  

2017-11-26 21:42:26|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一直比较喜欢读点书,因此在没安装电脑之前,尽管手头一向不富裕,也花过不少买书钱,买过一些书。比如老舍的书就买过好几本,尤其文集之类的经常内容重合,买完了翻开读才能发现,但后悔已晚,总不能再返回书店退掉,显得很没面子。更何况有的是在旅途中匆匆买的,就更不能返回原地了,不防留着做个摆设,时常拿起来瞧瞧,过过眼瘾也罢。

我曾经有一本《正红旗下》,是三十年前在呼和浩特市的旧书市上掏五毛钱掏来的旧书,其实原价也只有五毛一分钱,但它的价值对于我来说,很可能远远超出了五毛钱。当时买那本薄薄的书完全是冲着书页上“老舍”俩个字,觉得很奇怪。因为在那之前,我还不知道老舍先生还写过《正红旗下》,只知道有《骆驼祥子》、《龙须沟》、《茶馆》之类。当然这不能怪我,因为《正红旗下》本来就是在一九八零年才和世人见面的。那时候老舍先生已经过世十四年啦。后来那本书让我在长春弄丢了。当然,书中的大部分内容藏在我的身体里再也没有丢出去。

评论界几乎一致认为《正红旗下》是一部没有完成的书。乍看也的确如此,作为一部自传体小说,十一个章节八万多字,只把故事中涉及的人物刚刚交代完,书就戛然而止了。还有人说,如果他没有在太平湖自沉,把《正红旗下》写完,一定是一部鼎世之作。其实这只是后人虚妄的假设。现实中这让我想起小时候过年时听父亲说书,说着说着他忙别的去了,结果再没机会“且听下回分解”也就过去了。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文学大师级人物,也许老舍先生的事业和生活都太过顺风顺水了,不仅在文学领域光芒四射,而且还当职北京市文联主席,官运上也混的不错。所有这一切使他太高估了自己,被“太平盛世”蒙住了眼睛,而完全忽略了玄机暗藏的残酷。于是,在他年逾花甲之时,萌生了为自己著书立传的欲望。当然作为一个正常的中国人,或许都会有这样的欲望,只是能不能实现罢了。也也许他根本没有想到,在一个高度专制的社会里生存,个人的意愿永远是无法和政治的需要相抗衡的。这才是他的《正红旗下》必然遭受流产命运的真正原因。在政治需要面前,一切真相都必须变得黯淡无光。赞扬什么,反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都必须按照政治的需求安排去做,否则必然让你头破血流。而作为一位或多或少有一些良知的作家,他或许并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良心,所以才导致他的自传不可能继续下去。《正红旗下》是不可能有完整结局的,除非改朝换代了,他老舍先生依然活着,有精力继续写。而事实是在几年以后的66年,他就投湖自沉了。正如他的《正红旗下》一样,走上了人生的一条绝路。这方面他要么学巴金,干脆把自己的嘴巴封上;要么学郭沫若,做一条驯良的走狗。但是他谁也没学只做自己,所以只能自取灭亡,《正红旗下》也就成了他的绝笔。

我读过一些汪曾祺老先生的散文(现在手头就有一部),其中有几篇就是专门写关于老舍先生生前的故事的,并且还有一篇叫“八月骄阳”的,是写了老舍先生自沉太平湖的过程,看了心里很难受。关于他的死,后人有很多种臆想和猜测,说法也各不相同。其实在我看来,是他自己把自己硬生生逼上绝路的,正如他把《正红旗下》写到那个份上,就再也不能写下去一样。他低估了专制政治的威力而高估了自己的个人才能。正如最近疯传的一段视频笑话那样:马云的武功可以打败世上一切武林高手,但在中国警察面前,只能低头下跪。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也谈老舍与《正红旗下》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