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从一首晚唐诗说起  

2017-11-13 19:18:40|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不写相关于诗词方面的文字了。前俩天说到了亡国与亡天下的事,便想起了出自晚唐诗人杜牧的“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无疑是一首典型的忧国诗。至于如何欣赏这首诗,我这里不做详细了,因为早有很多人写过无数的赏析文章,故属多此一举。

在这里我倒是想说一下这首诗到底出自何年?因为这个问题似乎从未有人涉及过,只顾欣赏原诗了。杜牧一生曾有三次在江淮久居,一次是在公元833,二十出头的杜牧就被淮南节度使牛僧孺授予推官一职,做京衔监察御史。这时的杜牧居住在扬州,距离南京很近,但当时正值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且时运甚佳,故不可能写出《泊秦淮》这样的诗篇,而另外的一首《江南春》大概正是这俩年写成的。“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是对当时的金陵之地大加赞赏的。

后来虽然在宣州、黄州、池州、睦州都做过官,但时间都不长,且都在今天的安徽和湖北一代,到金陵的几率不大。 一直到了公元850年,因嫌在京为官俸禄低而请求外放到了湖州。这时的杜牧其实不仅仅是因为经济原因,而主要的是对朝政的不满意,认为自己无法在朝中有所作为。他到了湖州以后经常以诗友为伴,这期间做了不少诗,更多的是忧国忧民的诗。在后来又被调回长安任职到逝世。所以在我看来,《泊秦淮》就出在在湖州任职的这几年。 因为湖州虽然距离南京是比较远一些,但毕竟只有不到200公里,作为一位不怎么再过问政治的政客来说,去一趟南京游玩儿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除了僧侣道士以及尼子之外,唐代诗人几乎没有不为官的,区别只在于大小而已。当然杜牧也不例外。不仅如此,他从20出头开始,几乎整个后半生都在官任上奔波,直到离开人世。他从年少得志,到中年辉煌,再到晚年的颓败没落,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仕途费尽心思。因为国之兴旺与否直接关系着自己的前途命运,所以在他人生得志的时候,眼里的秦淮之地便是“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而在他晚年不如意的时候便又是“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然而这俩首诗的产生相隔也不过二十多年。可见境遇决定思想,思想决定诗情。“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无疑是对金陵城中到处是寺庙的赞美,可是到了晚年,他却对皇帝清除佛教的恣意又大加赞赏。这就是真实的杜牧。

    陈后主陈叔宝做过一首宫体诗叫《玉树后庭花》,本来是专供宫廷歌舞演出的。 公元589年陈后主被灭后,这首宫体诗就流传到了民间,尤其受到当地秦淮河俩岸娱乐场所骚客们的情眛,被青楼女子们广泛传唱,直到300多年后的晚唐依然流传不衰,因此才有了杜牧笔下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在杜牧去世50多年后,唐王朝就彻底灭亡了。诚然他在世时已经看到了亡国的征兆。所以当他在秦淮河听到青楼歌女弹唱《玉树后庭花》时,心里不免产生那种“亡国恨”的感慨。其实,殊不知对于青楼女子们来说,国亡不亡与她们有多大关系呢?卖唱挣钱生活才是她们最关心的事情,与一生靠做官吃俸禄的杜牧其思想显然有天壤之别。因此来说,杜牧写《泊秦淮》这样的诗篇,也不过是聊以自慰的自我感慨罢了,根本没有什么可欣赏之处。跟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无可比拟。

从一首晚唐诗说起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