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牛溲马勃之两棵树的故事  

2016-10-09 22:4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房子的西山墙下长着两颗榆树。树不大,一米来高,和我当年的个头不相上下。冬天的某一天,我爬梯子上房不小心摔下来,人没咋地,却把其中的一棵拦腰砸断了。父亲说树一旦折了,即使活下去也不会成才,就想把它连根拔掉。但因是冬天不好拔,暂且保留下来。

第二年开春儿,它和另外一棵树同时早早地发芽冒叶儿。尽管已经比人家矮了半截,却也显示着同样旺盛的生命力。父亲看了后叹息一声,就把它留了下来,放弃了拔掉的念头。对于一棵已经残废但还能继续生存的树来说,算是躲过一劫,实属庆幸。

当年它就从折断的侧旁又冒出一个新条,并且努力地往高长,即使最终也撵上了另外一棵,高度也一样了。但正如父亲所说,中间因折断而产生的伤痕,永久地留在了树干上,行成的一道弯儿,再也没有长直,成了一棵罗锅子树,显然它的价值已经大打折扣,再也无法和另外一棵相提并论。虽然它们依然并肩长大。

几年以后,它们已经长到了大碗口粗,高度也早超过了房顶。从远处看,硕大的树头已经遮盖了半个房顶,嫣然一副已经成才的样子。然而,成才就意味着有被终结生命的危险,就像一头猪长到了上市的分量一样,免不了被人宰杀。

又是一个冬天的某一天,父亲领来了社里的队长,直接来到俩棵树前。他们一边商量一边反反复复端详着俩棵树,就像屠夫端详俩头牲口而讨价还价一样。最终的结果是那棵长的直溜的树被社里买走做了大车辕条,而那棵曾经被我弄断过的树却留了下来。父亲本想连它一起卖掉,但因给的价格太低而没卖,从而得以继续它的生命。真是“塞翁失马”。

时光又向前推进了几年,老房子因年久破败而无法再住下去,万不得已只好盖新房子了。那时父亲已经卧病不起,一切家事落到我的肩上。盖房子是大事,耗资费力,人所共知。尤其在家境贫困的情况下,更是捉襟见肘,想尽一切办法凑合着、硬撑着往下进行。房院里但凡能做材料的,都得搭在房子上。木料作为最大的耗资,房前屋后的大树小树统统难逃被伐掉的命运。然而唯有那棵驼背的老榆树,最终被我留了下来。因为它的经历太曲折,总觉得如果连它伐掉,有些愧对于它。因此让它继续陪伴着老房子,继续活着。

再后来我离开家乡到外地谋生,并成家立业。家里的事务自然又落在了弟弟的手里。这样一来,我回老家的时间已经相当有限。几年后的一个夏天的某一天,弟弟来电话说老房子被雨水浇塌了,打算要把老院子彻底拆除,问我同意不?我当然同意。不过我告诉他,那棵老榆树最好留着。弟弟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留着就是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要有机会回老家去,必是要到老房子那儿看一看,转悠转悠,甚至呆上一天也不厌烦。虽然老房子的痕迹已经一年比一年显少,但那棵驼背的老榆树依然精力旺盛地活着。硕大的脑袋,叶子在风中飘飘洒洒地摇戈,仿佛只为迎接我的回归似的。无论春夏秋冬,那棵老榆树的下面总会聚集一些谈天说地的闲人,成了他们消遣时光的最好的去处。夏天乘凉,冬天挡风。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季节。我只要有机会站在或躺在那棵老榆树下面,往事的洪流就会滚滚而来,唤醒我所有的记忆,甚至会把“命运”俩个字和它联系在一起。假如不是因为最初我的闪失,因从梯子上掉下来把它弄成残废,它能有今天的郁郁葱葱?如果没有它的存在,那些闲人们是否还会守着它的阴凉,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那棵长的溜直漂亮的树因做了车辕条,早已不知去向,甚至腐烂化为泥土。而它正是因为残废才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活到今天。难道这不是命运最好的诠释吗?

牛溲马勃之两棵树的故事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