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牛溲马勃之命运  

2016-07-23 21:5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近一次回老家,已是前年夏天的事了。那时,虽然房院还是自己的,但已经给别人住了,回来未免会有很多不便,有那种走亲戚的错觉。我到家时已是下午的四点多种,村里多数人已经歇过晌,下地干活儿去了。而我家的街门也上了锁,新主人也不在家。好在街门前的水渠边围着几个老人在唠闲嗑。他们告诉我贵林俩口子在村西的粟子地里拔草呢。我没有其他选择,只好就地借一辆自行车,骑着到地里去拿钥匙。这说起来是件很有趣而又无奈的事情。母亲去世以后,家里就再没有别人可以照管房院了,经过大伙儿商议,只好找别人给住着照管,以防因没人住而荒废掉。当时就把这项事教给了现在的住户——在村里口碑较好,且和我们关系不错的贵林——一位比我大近十岁的村民。

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开了街门的大锁进院儿,心里掠过一丝莫名其妙的不痛快。迎接我的已昔日非比。房子还是原先的房子,院子还是原先的院子,但这个房院里承装的生活,却已经不属于房院的主人,变得那么陌生。当年我倾尽全力盖起这座房院时,绝没有想到它已经改变了初衷,而最后一次花大力气投资这个房院时,更没有想到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生活经常跟人开玩笑,让你没法预料它到底想干什么。

我站在屋檐下的台阶上点上支烟抽,看着这院子里发生的变化,仿佛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又有一种死不瞑目的感慨。人生有很多想不通的事情,是永远也想不通的。因为生活不允许有太多的思考和想法,更不允许从头再来。二十多年前,当我依然决然离开这个院子的时候,是否想到过有朝一日还会回到这个院子,实在是不记得了。但是,当我在人生的旅途中像一头磨道里的驴一样兜了无数圈之后,想要实实在在再回到出发点的时候,已经变得没那么容易。一切都在变,一切仿佛又都在等待。等待什么?是死亡还是复生?一时又不好看清楚。

风从这个院子吹过了二十多年,吹走了年复一年该吹走的记忆;雨同样在这个院子里落下过二十多个春秋,滋润过一些该滋润的东西,也腐蚀过一些该腐蚀掉的东西;雪花在这里飘落然后升华,也是二十多年。该存留下的依然存留着,该逝去的已经逝去。就像人该死掉的已经死掉,该活着的必然还要活着一样。有些东西在悄无声息地消失,有些东西则依然静悄悄地活着。

人去了,

人又回来了。

但逝去的永远逝去,

像刮过的风,

再也回不到原地。

牛溲马勃之命运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