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牛溲马勃之老去的村庄  

2016-03-19 13:10:18|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下了客车,在汽路边站着,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的。一天一夜的长途旅行,已经让我这个半大老头有些吃不消。好在现在总算到家了。沉静的村子里,瞭不见有人行动的身影,那怕一条狗,一只鸡,一只猫也没看见,仿佛已经没了人烟。 

一群灰串子从村里飞出来,掠过我的头顶时,“沙沙”的扇动翅膀的声音很响亮。我抬头看着它们远去,没搞清楚是不是有欢迎我归来的意思。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下了汽路往家走。脚下这条朝北的土路能直接把我带回家去。几十年来,我从这条路上走出去,又从这条路上走回来,算不清走了多少个来回,不觉中已经从年轻走到年老,而这条路也在不觉中越变越窄。我少年时,全村劳力共同修建的这条十几米宽,高出地面很多的大路,如今只剩下不到三米宽,并且已经成了一条凹沟,只能通过一辆牛板车。两旁的排水渠和树,连同大部分路面被圈进了自己的地里,树砍掉了,路变成了地,成了一些人的私有财产。在这个村子里,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没人看管,都会变成私人的,包括路。人能把一条路修好,也能把一条路走坏。这个村里的人,把一条路修好后再走坏它,用了四十年。

太阳即将掉进西边村外的大野地里去。平射过来的一抹灰黄的阳光,如一只巨大无比的手,牢牢罩住了整个村子,马上要把它抓起带进黑暗里去。空荡荡的天空下,参差不齐的一个个房院摆放在青灰色的土地上,其间立着一些骨头架子一样的树木。仿佛经不起风寒似的,在瑟瑟发抖。

要不是还能看到个别街门楼上有灯笼在摇晃,我差一点不敢相信今天是正月十五。好多年没有在这个时候回老家来了。正月十五村子里已经缺少了太多的内容。听不到铜器的响声,没有二踢脚的爆响,看不见秧歌队的操演和熙熙攘攘看热闹的人群。缺少了这些就已经不再是正月十五,就像人死了就不再是人,而是尸体一样。

黄二祥二十年前就盖好的砖瓦房还在地里戳着,一直没住过;鬼应和的房子终于坍塌了,其实人早就搬走了;钟家两弟兄的两处院子也封了门窗。我上次走时,他们还和我打过招呼呢,这次回来就没人了,不知去了哪里。 

走过水渠向西一拐就到了家门口,正碰大八斤从西大路过来。

“高二回来啦?高三今儿早起走的,上包头啦!志文也走了,上了呼市。他们专门挑大正月十五走,说是好坐车。”

“嗯,我知道哩,你咋没办秧歌呢?村里连个铜器响也没有。”

“办个毬哩,年轻人都走没啦,仅剩些老不死的扫帚头子,咋办!你看看这村里哪有个活人?赶紧回家哇,你妈一个人在家哩。”

大八斤说完朝东走了。

今天和三弟一家一起走的还有东隔壁志文一家。从此,村子里又少了两户共七口人,四个年轻人和三个孩子。

牛溲马勃之老去的村庄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