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租个媳妇儿回家过年  

2016-02-17 22:49:2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租个媳妇儿回家过年

                               

                                   一

 

绿皮车在冰天雪地的山林间不急不缓地穿行着,车轮摩擦铁轨和撞击铁轨接头发出的声音传进车厢里,仿佛一首极具渲染力的催眠曲,让车上所有旅客随着一个节奏同步摇晃着。车窗的外面结着一层厚厚的冰霜,把旅客们的视线彻底封堵在了车厢里,想欣赏一下数九寒天里的兴安岭风光干脆没门儿。就这样,人们很是惋惜地,一直从白天被带进深夜。现在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大多数旅客被那催眠曲带进了沉睡的梦乡,再也没有人有兴趣关心车窗外的景色了。

在一节硬座车厢里的一个三人座上,一位年轻男子看上去毫无睡意,端坐在靠过道的座位上,身体随着车身的摇晃也轻微地摇晃着。他面色凝重,目视前方,好像在沉思着什么。

与他同座的是一位女孩儿。头朝向窗外侧身睡着。看上去倒是很坦然。她盖着一件淡粉色的羽绒服,俩条腿从男子的背后伸过来,穿着黑色丝袜的俩只脚正好探出了车座,虽然有那么一些不雅观,却也并不影响偶尔过来过去的行人行走。他们这种情形,叫谁一看就是赶着回家过年的小俩口。

的确不假。他们确实是专门为了过年,才坐上这趟从乌兰开往阿山的旅客列车的。不仅如此,他们从江南水乡的河滨市出发,已经过了俩天的辗转,才来到这东北边疆的兴安盟。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段行程,距终点阿山还剩下七八个小时,眼看就到终点了。但这位年轻人并不因为家越来越近而感到兴奋,相反倒是越来越紧张,心里越不踏实,胸腔里有一种道德犯罪的感觉在不断地膨胀,仿佛要从嗓子里窜上来。

他感到一阵恶心,趁着车厢里的安静,从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看着上面的内容,脸上掠过一丝别人不易察觉的苦笑。

                租赁媳妇儿合同书

甲方:旺仔(小馒头·男)

乙方:巧克力(夹心·女)

经甲乙双方协商同意,从即日起在以后的十日内,甲方将乙方以对象的名誉带回老家过年。在此期间,乙方的所有旅行费用皆由甲方承担(包括车旅、饮食、住宿等)。除此之外,甲方每日再付给乙方70元劳顿辛苦费,此项在完成履行合同由甲方交付乙方。

另外,再此期间甲方不得以任何形式对乙方进行人身攻击及侵犯,乙方也必须信守合同,不可在履行合同期间擅自有冒犯合同的行为,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甲方  签字:旺仔

                                      乙方  签字:巧克力

                                      中间人签字:白兰地

                                              某年某月某日

合同里的旺仔就是眼下的这位青年。他在河滨市大学毕业后,就在当地从事广告策划工作已经五年,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当然,一般来说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没遇到合适的,或者是缘分还没到。不过对于他来说,最主要的原因是自身的条件。他出生在这偏远的阿山,家里经济条件差,供上学已经负债累累,这些年通过自己的努力才刚刚还清,当然更不能再指望家里给他辅助。虽然工作倒是不差,薪水挣得也并不少,但毕竟自己“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哪个女子愿意和他处对象呢?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所以他一直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连住的房子都是大学同学白兰地的。他是个很现实的人,在找对象这件事情上压根儿就没有花太多的精力。

白兰地是河滨市人,是旺子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在政府某部门当一名小职员搞宣传工作,条件比较优越一些,因为大学期间就和旺子关系密切,多年来一直有交往,所以在没结婚之前,就把一套闲置的房子给旺子住着,也算得上够哥们儿义气了。

而巧克力则是白兰地高中时的同学,音乐系专科毕业后在本市一所初中中学当音乐教师。不知因为什么,她也一直单身,还没找到合适的对象。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为她的婚姻大事操了不少的心,尤其到了年关就更是如此,不仅父母成天把搞对象的事挂在嘴上,连那些亲戚朋友也老拿她当茶余饭后的主题来说,简直让她烦不胜烦,巴不得寻个理由、找个地方躲一躲才好。

旺子自毕业参加工作以来,就再没有回过家。因家乡偏僻又相隔太远,来回往返就得四五天,而单位放假时间有限,回去一趟既开销大又旅途劳顿,在家又只能待那么三俩天。他觉得划不来,每逢过年就给家里寄些钱回去,而自己一直远在他乡一个人过。

前不久父亲忽然三番五次来电话,要旺子今年必须回家过年,最好带着对象。原因是他的确曾经搞过一个对象,电话里承诺过要带回去给家里人看看,可是对象荒了,他却没有把这事情告诉过父亲。二是父亲一再强调依然健在的奶奶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老人希望自己能带着媳妇儿回去过个团圆年,说不定以后再没有这机会了。奶奶的事让他很苦恼,听起来有些残忍。可是现抓个对象又谈何容易?面对这样的问题,他为了难。

这天晚上,他下了班儿回来刚进门,白兰地就到了。白兰地见他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便一边凑过来拍一下他的肩膀一边问:“老兄这是怎么啦?”

旺子无心回答,附和着说:“没什么。”

“不会吧?老兄!走!出去喝酒去,解解闷儿就好了,我请客!”

“没心情。”

“那就说出来,到底怎么啦?看我能帮上忙不?”

“这忙你帮不了,我自己又解决不了,真没办法。”旺子见不说推不过去,于就把父亲来电话要必须回家过年的事和白兰地说了,“老家来电话要我必须回家过年,还得带个对象。你说这不是考我吗?回家倒是好说,可这对象上哪儿搞去,我奶奶身体不好,就希望今年能带回去过个团圆年,以后怕没机会啦。”

白兰地听完,“哈哈”一笑说:“今儿个算我碰巧了,一个不愿意在家过年,一个非得回家过年不成!哈哈哈哈”白兰地一边笑一边又拍着旺子的肩膀说,“要不你干脆领着她到你家过个年算了,就当合作旅游一趟,两全其美。”

旺子抬头看着白兰地,见他说的像真的一样,便说:“什么呀,乱七八糟的!我愁的快去见阎王啦,你还在这儿寻开心!”

“真的,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现在流行这个,租个媳妇回家过年!哈哈哈!你也租一个回家应付一下不就完啦?”白兰地说着便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旺子惊愕地看着白兰地,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作为诚实厚道的他,一向并没有追捧时髦的习惯。他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白兰地已经拨通了电话:“喂!巧克力!有事儿没?没事儿过来吧!在小馒头这儿呢!哥请你吃饭!顺便有件好事跟你商量一下!赶紧过来吧!”

白兰地打电话的喊声很大,旺子听得清清楚楚,等他关掉手机时他问:“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好事儿啦,你的解药一会儿就到,听我的安排,没错。哈哈哈哈”白兰地一边说一边依然得意地笑着。

旺子和白兰地是朋友,白兰地和巧克力也是朋友,朋友的朋友似乎也能算是朋友。此时此刻,旺子从白兰地的行动上似乎听出了意图,便问:“哥们儿,这合适吗?”

“有啥不合适的?一个光棍儿,一个棍儿光,就当结伴儿旅游一趟不就完啦?说不定这一走,擦出点儿爱情火花来,弄假成真,还两全其美呢。这世界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再者说别人能这么干,咱们咋不能呢?哈哈哈哈!”

但是旺子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种欺骗父母辱没祖上行为,无论如何都是很滑稽可笑的。也许他也觉得这种思想早已落在了时代的后面,跟不上潮流的脚步了,但还是犹豫不决:“白兰地,我看还是算了吧,这叫什么事呢,滑稽可笑!”

白兰地却说:“这有什么呀?这世上滑稽可笑的事还少吗?准比坑蒙拐骗杀人纵火强吧?小馒头,听哥们儿的没错,一切听我安排,你照着做就行啦。”

一场游戏不算游戏,闹剧不算闹剧的假戏真做就在白兰地的策划下开演了。于是就有了现在客车上的这一幕。而身边睡觉的就是号称巧克力的女子。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