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牛溲马勃之挑水的日子  

2016-12-17 23:1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半辈子已过去,到过不少地方,见过各种各样的井。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离老家房院最近的那口。大青石拼成的简陋的井台,石头砌成的一米粗细的井筒。井浅约一丈,站在井台上低头向下瞅,水面清澈,倒影清晰。

井是老井。四九年前归邻居家私人所有,后变成了左邻右舍公用的吃水井。我俩岁时队里组织人掏过一次,之后直到被隔壁姑家圈进自家院子后填埋。当然掏井的事我没记住,只听父母说过。井离我家很近,大概五六十米,从院子前头的豁口出去,向左走过隔壁姑家的院墙便是。那年头普遍水位浅,打一口井算不得难事,因此村里的井多,在一口井里吃水的人家不超过三十户。

那年月虽然挑水是大事,但拥有一副好桶和一根好担杖(扁担),是一件很幸福却不容易办到的事情。比如我家就一直用姑家的水桶担水,用完了把桶倒扣着放回她家那边的鸡窝顶上,再把担杖放在桶上,这样俩家都能伸手够着。这种默契一直持续到我有能力买回一副新水桶为止。此前我家只有一只小小的厚铁皮拔水斗子,用以从井里把水提上来。放满一担水需要拔水五次。

在我和大哥俩人能抬起一桶水之前,都是父亲担水。除非他偶尔出远门或喝醉了酒,母亲就只能用拔水斗子自己拎。在上学之前,我已经和大哥抬过差不多两年水。除非到了冬天,井台上结了厚冰,父亲才会再把担杖接过去。其实那只是大人们多余的担心,从古至今没听说过有挑水掉进井里的,只有自寻短见故意跳井的。因为无论是脚下打滑也好,拔水的绳子断了也罢,人都会本能地跌倒在井台外,而绝不会滑到井里去。更何况在冰面上滑倒,人是不会受伤的。我有过多次亲身体验。

比起很多吃水困难的地方,我们村的人是幸福的。担一担水最远也不超出三百米,而且井浅,拔水也相当容易,即使在最繁忙的季节,找个机会憋泡尿也能把水缸担满。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担水吃,得节省多少时间,少费多少体力呢。而我家就更容易的多,离井五十米的距离,用不上半个小时就能担回两担水来。

炎热的夏天,带上脸盆毛巾和拔水斗子来到井口,拔一斗子水上来洗个凉水澡,浑身的清凉爽快。寒冷的冬天,整个井台周围都结了冰,把冰车带来绕着井台玩上半天。在最冷的数九天里,结冰经常会把井口冻小,人们只好拿大稿刨半天,只到能放下水斗子,掉到井里的冰块儿被拔上来时,拿一块放嘴里凉得拔牙。蹬着石头叉开腿下井去掏石缝里住的麻雀,找一根木头杆子绑上耙子捞掉井里的桶。围绕着一眼井,总有发生不完的故事。人们担水的声音,一年四季的每一天都会从井台那边传来。

一眼老井情系着周围几十户人家的生活,一条条小道从井台串联起每家每户的生活气息。生活是井,井是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