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牛溲马勃之这些年,那条河。  

2016-12-11 14:41:44|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无法搞清村子东边的河沟子形成时是什么样子,到了能在我的脑子里产生映象时,仿佛已是一位步入老年的人,注定要消失的。果然不假,没多久它就干枯了。人为因素也好,自然现象也罢,评断都是多余的废话,只有遗留下的宽宽的河床才是最现实的。与其说是一具尸体,莫如说是一架骸骨。从河床里走过一趟,满是灰白色的乱石和灰白色的沙土,有一种瘆人的感觉。河滩里夏天看不到一汪水,冬天看不到一块儿冰,仿佛戈壁滩一样荒凉。在我的映象里,这种状态已经维持了有三十多年,指望它复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人死不能复生,河沟也一样。

我四五岁的时候,被父亲带着在北河湾里洗过澡。水流虽然不大,刚能漫过小腿弯儿,但清澈温润,不凉不热。脚踩着水底的细沙子站着,任上面的水流缓缓地从脚面淌过,而下面的水却挠痒痒一般把脚下的沙子带走,给脚底留下浅浅的窝子,离开时很快又被上游冲下来的沙子填满。那种心痒难耐的感觉至今难忘。站在流动的水里往身上撩水玩儿很刺激很舒服。

那时不仅河边上长满各种不知名的水草,整个宽宽的河床俩边也都郁郁葱葱,铺满绿色,上面开放着各色各样的野花。炎热的夏天,光脚走在潮乎乎软绵绵的草皮上,身心有说不出的清凉。一走一过,小青蛙四处乱蹦,水鸟从身边飞起,牛马安静地吃草。晌午时分,男人们在这边的河湾里脱光了洗个澡,女人们在拐过弯儿的又一个河湾里洗衣服,虽然能听到彼此活动的声音,但彼此互不侵犯。小孩子成群结伙从这个河湾溜到那个河湾,摸小鱼儿抓泥鳅,常常会玩儿到夕阳西下才回。人依水而居,村依水而落。白天水草萋萋,夜晚蛙声如潮是我对河沟最完美的记忆。

有时我会想:人到底是不是地球上最丑恶的东西?不敢肯定。但因为自己的短寿而总会干一些让别的东西也跟着短寿的事情,这个基本可以肯定。是要发泄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呢,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不得而知。伐掉一片树林,填埋一方水域,毁掉一滩草原,清除一处古迹,简直砍瓜切菜一般容易。似乎从来没想过它们存在的意义。

不等我长大成人,一场这样的风暴铺天盖地而来。平坟、填沟、引水、打井,打着旧貌换新颜的旗号,什么都干。人似乎都变成了疯子,把河拦上,把沟填平,一场洪水冲垮后接着再干。如此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把河床弄干,河沟弄荒。

不过跟晚出生十几年的年轻人相比,我得感谢老天爷。感谢老天爷安排我早出生了那么十几年,和那条河有过那么几年的亲密接触,留下一生难忘的记忆,至今说起来也有几分自豪。世上有很多东西因存在而美丽,又因失去而让人感到惋惜。尤其自然赋予我们的东西,更是如此。

牛溲马勃之这些年,那条河。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