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艺术的魂灵儿  

2016-11-26 22:07:0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国作家果戈里在长篇小说《死魂灵》里写了一个以收买已经死去但还没有注销户口的农奴的名额,然后把他们当活人抵押给监管委员会,骗取大笔押金为职业的江湖骗子乞乞科夫。(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当年的俄国地主管农奴叫“魂灵”,死魂灵就是死农奴的意思。)虽然他的伎俩最终被识破,阴谋没有得逞,从而匆忙逃走。但小说用大量的文字对乞乞科夫如何混进官场和上流社会,咋样只用一个多星期就搞通上至省长下至地方官员以及地主绅士的关系,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述,实属大手笔,不愧为世界文坛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之父。

实际上果戈里最拿手的活儿并不是写小说,而是写喜剧。也许正因如此,才使《死魂灵》的讽刺味儿超级刺鼻,读着仿佛吃了太多的芥末油,不断地打喷嚏。 在他的笔下,骗子成了上自省长下至地方绅士群体里最耀眼的明星,简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堪比神通广大的圣人。讽刺意味足够夸张,但读着也足够过瘾。越是这样,越发突出了表面上温文尔雅,实际上只会向权力谄媚的官僚地主们的狗苟蝇营、卑琐庸俗、贪婪愚昧的的丑恶行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作为一个骗子,乞乞科夫之所以能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把一个省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以及有头有脸的绅士财主们搞定,像喝了迷魂汤一样,被他把握在股掌之间尽情地愚弄,这看起来的确有些太神速、太夸张,但也不得不说是官场以及现实生活太过腐败没落,才给了他轻而易举得逞的机会。

再高级的骗子也必须有被骗者做陪衬,方能显示骗术的高明。就像花必须有叶做陪衬,狗屎必须有苍蝇做陪衬一样。作为一个伟大的作家,果戈里当然明白这一点。因此,他在《死魂灵》里用大量的笔墨去写那些被骗子乞乞科夫愚弄的所谓上流社会的富人以及官员们,使臭的更臭,丑的更丑。《死魂灵》之所以能誉享全球,是因为他没有塑造什么所谓的“正面人物”,而主人公就是一个骗子。这在中国文学界看来,简直是不能容忍的,特别是在需要“正能量”的当前,一定会被认为是叛逆,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

在我看来,衡量文学作品的优劣,并不在于你能把好的东西写的更好,坏的东西写的更坏,而是看你写的东西是否有独到的见解,是否能写出别人写不出的东西。我比较欣赏《忏悔录》和《死魂灵》,它们做到了这一点,能把人写进骨头,进入骨髓。中国文学界几百年来之所以没有产生能影响世界文坛的好作品,就是因为往往把好的写的更好,坏的写的更坏,正反面旗帜鲜明,尤其当今。其实说白了,就是形势主义在作怪。要么赞扬歌颂,要么批判斥责,清清白白,把人世间搞得简单化,形式化。其作品自然是不香不臭,不疼不痒。

现在热映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听说很火,我没看也知道其实好不到哪儿去,也不可能好到哪儿去。因为在当今,不可能把骨子里要表现的东西表现出来,大概也不过是一块说臭不臭,说香不香,根本没做到味儿的臭豆腐而已。

艺术的魂灵儿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