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初雪的记忆  

2016-11-24 23:44:11|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长期在北方生活的人,每年必然会面对入冬的第一场雪。或下的多、或下的少,或鹅毛大片、或细若粉尘,或风搅雪、或静静垂落,每年都不大相同。而能把一年一度的初雪记忆,统统装进脑海,一生不忘的人,大约并不多。尤其像我这种在北方出生,又一直极少离开北方的人,就更是如此。除非正赶上那一天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就很难在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

今年“小雪”前后,全国很多地方迎来了入冬的第一场雪。打开博客,不少人通过拍照、写文或作诗,大多以赞美为主,在自家的空间里留下美好记忆。初雪仿佛不再是寒冬开始的象征,而变成了人们眼里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生活环境的改变,条件的改善,让我们对严冬不再产生任何忧虑,自然对下雪这种自然现象有了新的认识。

我小时候,村里的乡亲多数是很害怕下雪的。因为下了雪就意味着寒冷程度的增强,生活成本无谓地提高。人倍受冷冻不说,牲口没办法到野外打食,学校因太冷不能上课,取暖需要更多的煤炭和柴火。在那个经济困难,物资匮乏的年月,炉子里多烧一斤煤,灶火里多加一把柴,都会给家庭带来多余的经济负担。脚上没有足以保暖的鞋子,身上没有足够暖和的衣服,出门经常把手脚耳朵冻木。小孩子因手麻解不开裤腰带尿裤子的事经常发生。

记得有一年刚入冬,夜里下的一场罕见的厚雪盖住了家乡的广大地区。那一年我正在离家十公里外的中学上初中。早晨起来,校园里一片寂静,满世界都是积雪,连往日里叽叽喳喳麻雀的叫声都听不到。早操不能上了,将近一尺厚的积雪把所有人都封堵在宿舍里。很快教导处用广播发出放假通知,什么时候恢复上课另听安排。

于是,所有同学都把能在路上吃的东西背上,踏上漫漫的回家之路。在一尺厚的积雪里步行十公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一路同行的同学,不论年龄大小,也不论男女,大家轮换着在前面开道,后面的跟着走饿了就吃点东西,接着再走,硬把厚厚的积雪踩出一条路来,到家时天已接近傍晚。

里面的衣服被汗水浸透,鞋袜也湿透了,脚已经麻木。好在有棉帽子戴着,耳朵和脸没有冻坏。 但双手冻的够呛,老半天钻心疼痛过后才缓过来。浑身疲惫不堪,吃过晚饭就睡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积雪在一点一点地融化。村庄和田野在“画家”的笔下,仿佛一张白纸上一笔一笔还原着它的本来面貌。学校里枯燥的读书生活,被雪地里套雀撵兔子的乐趣所代替。由于积雪的范围广,大山里和草原上生活的鸟类,因无食物可吃而被迫到处觅食。村庄及村庄周围,从早到晚有成群结队的各种鸟雀飞过,同时也有很多被设下的套子捕获。大八哥儿、百灵子、画眉子、蓝靛儿、黄靛儿、大角姑、黄雀、山雀儿等平时极为罕见的鸟,经不起食物的诱惑,纷纷落入圈套。

同样被饥饿所困的还有野兔子。由于积雪太厚,它们从洞里出来,不仅会留下非常明显的痕迹,而且行动非常缓慢。一个人带上一条狗就很容易把它们收入囊中,带回家美味一顿。

半个月以后,学校下来通知恢复正常上学。一场初冬的积雪,给人们带来的生活不便就此结束,一切回归正常。但是,那场初雪在我的记忆里留下难忘的影响,至今记忆犹新。

初雪的记忆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