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風馬牛不相及  

2016-11-11 06:41:2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電影《光棍兒》裡有一段很搞笑的情節:“光棍兒”和偷情的女人關係破裂後,到城裡的旅館找小姐解渴,進了大廳就問前臺的服務員有沒有黃米?結果服務員驚訝地說,買黃米應該到糧店,怎麼跑到旅館來了?之所以特搞笑,是因為黃米和旅館的小姐看起來的確扯不到一起。這就是人們常說的“風牛馬不相及”。

但是,這部影片的故事發生在張北地區,完全是用當地的鄉俗和土語拍攝的。這樣一來,黃米和小姐的關係就很密切了。在張北以及接壤的內蒙古很大一部分地區,人們管男人找女人搞非法關係叫“量黃米”。那麼,光棍兒問服務員有沒有“黃米”也就不奇怪了,只是服務員不明白才搞的滑稽可笑。當然緊接著的一齣戲更可笑,這裡不必細說。

“漢語”這玩樣兒被說成博大精深,的確名副其實。對於距離張北地區並不遠土生土長的我來說,儘管對當地方言土語有相當的瞭解,但至今就是沒搞清楚人們怎麼能把黃米和女人構思在一起。只清楚“量黃米”就是搞女人,搞女人叫“量黃米”。

風牛馬不相及的原意有倆種解釋:一種是指兩地相隔很遠,即使馬牛走失了,也不會跑到對方境內;另外一種說法是,古人管獸類雌雄相誘惑叫“風”;因為馬和牛不屬於同類,因此不可能相互誘惑。比喻毫不相干的事物之間。有《左傳·僖公四年》為證:“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管哪種解釋,對於黃米和女人倆種事物來說,都應該是無法扯到一起的。這種現象你該如何解釋?

2015年7月,隨著被認為《哀樂》的最終改編者羅浪的去世,一方面《哀樂》版權費被吵的轟轟烈烈,另一方面《哀樂》的原創到底是誰,卻又至今並不明朗。所以,收來的幣子該進誰的腰包,又成了個說不過去的問題。這時候冒出個不要臉的音協,認為這筆錢應該歸他們所有。結果到底搞沒搞成,不得而知。羅浪本人生前好像說過,《哀樂》的原創來至於解放戰爭期間,北方一首民間吹打樂曲改編而成,不屬於任何個人的專利,也不存在版權問題。那麼,音協又憑什麼理由向全國所有播放《哀樂》的機構或個人收取版權費呢?更何況羅浪的說法也未必準確。

有的說《哀樂》在三十年代中期的陝北就已經成型,比羅浪的說法早了近十年,是鼓樂作曲家劉熾在陝北時根據米脂的嗩呐吹奏曲《風風嶺》改編而成,曾經在劉志丹的追悼會上演奏過,1949年被正式批准為葬禮用樂曲。更有一種說法是。1942年春,魯藝文學院的音樂工作者劉熾、張魯等隨河防將士訪問團到米脂采風,聽到了嗩呐藝人常文青演奏的《粉紅蓮》,便改編成了後來的《哀樂》。
    第四種說法是1936年劉志丹去世以後,毛澤東向文藝工作者提出要求,搞一首葬禮音樂,為劉志丹追悼會上用。於是音樂家馬可和他的弟子們改編了陝北民歌《繡荷包》與《珍珠倒捲簾》,變成了《哀樂》一直沿用至今的。可見,《哀樂》到底出自誰人之手,本來就是一筆糊塗賬,說法不一, 版權問題就更是鬍子眉毛,各有一套了。

嗩呐曲《風風嶺》《繡荷包》與《珍珠倒捲簾》出自陝北,古箏曲《粉紅蓮》出自廣東,而另外一首民間吹打樂出自張北。作為一個國家的國樂,《哀樂》的出處竟然有這麼多種說法,論地區南轅北轍,風牛馬不相及,沒有一個定論,竟然有人還想打主意收取版權費,聽起來實屬有些滑稽可笑。在當前的中國,能明辨是非的人不多,但不要臉的人實在太多。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