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写在《我的名字叫盲流》前面  

2016-01-25 19:24:3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我的名字叫盲流》前面

“盲流”这个现代名词,产生于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刚刚成立的新中国,由于实行户籍双元化,城乡差别从一开始就凸显出来,每年有大量农村人口因贫困流入城市。没有稳定的工作,因此生活没有可靠来源通常干一些城市人不愿意干,或被城市人看做下三滥的活儿维持生计,严重扰乱了城市的社会秩序。因此,国务院19534月就发出《劝止农民盲目流入城市的指示》,盲流”一词在社会上就此形成,成为了流入城市的农民的代名词。但是,这个指示并没有达成预期的效果,到了1956年秋,农村人口流城市的规模更加扩大,国务院年底再次发出《防止人口盲目外流的指示》。到了1959年,由于农村社会状况急剧恶化,饿死人的情况大规模发生,中央再一次发出了《关于制止农村劳动力盲目外流的紧急通知》。通知指出,所有未经许可即离开乡土、盲目流入城市的农民都是盲流”,坚决制止这种行为的发生要对“盲流”进行强迫性收容遣返。饥饿而流动的农民被当地政府以盲流”的名义堵截、收容。其实这种现象直到改革开放前夕,从来没有停止过,之所以能够经久不衰地存在,原因就在于严重的城乡差别。以农村人口为主体的“盲流”,在城市里遭到的不公平待遇和被歧视, 如同美国白人对黑人的歧视。“盲流”和“黑鬼”一样,成为中国城市人对流入城市谋生的农村人的戏称。 小说中的“田根生”就是这样的代表。他生活坎坷,颠沛流离,饱受被抓捕和惩罚的困扰,以中国“黑人”的身份在呼城苟延喘息地生存着,直到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死亡。他是老一代中国“盲流”的一个索引。

改革开放以后。一方面受农业政策农民不利因素的影响,客观上形成了工业剥削农业、城市剥削乡村的现实。另一方面受城市大规模建设的需要,跟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中国新一代的“盲流”大量流入城市,形成了人类历史上一次空前绝后的从农村到城市的亿万大迁徙。“盲流”们成为了中国城市现代化基础建设的主力军。他们一方面把大把的鲜血和汗水献给了城市的现代化,一方面却依然遭受着和老一辈盲流们一样的不公平和歧视。他们能够用坚实的臂膀托起一座座城市!用憨厚和热忱创造中国式的世界奇迹!用鲜血和汗水换来中国式的现代化繁荣!有多少人为此付出了生命和血的代价。可是令人遗憾的是,他们的付出似乎并没有得到理应得到的尊重和认可。因为过度劳累,他们满身的汗臭;因为生活环境差,他们衣烂破履;因为卫生条件差,他们蓬头垢面。但是这些却被认为是野蛮和不文明的表现。因为弱势,他们的权益变得一文不值;因为弱势,他们的不满变得苍白无力。身份上的被歧视,人身权益上的被剥夺,使他们变得无力无奈。他们的辛苦被忽视,他们的爱情被扼杀,他们的憨厚诚实被埋没。小说中的主人公大鸣便是这样的化身。

激发我动手写这篇小说欲望的,一方面是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另一方面是受到了2005年亲眼目睹的一件事的启发。那年秋季的某天上午,我办事回来刚在床上躺下,外面就传来一声巨响。我起来向窗外一看,是一位为前楼粉刷外墙的工人从吊篮上摔了下来。他摔的很惨,是从五层的高处掉下来的,正好爬在了下面的马葫芦盖上。我亲眼见他的手脚只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尽管随后有人把他抬走进行了抢救,但他还是死了。其实我看出他在摔下来的一瞬间就已经死了,抢救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后来听说他是沈阳附近农村的一位小青年,才只有十九岁,一个中国的第三代小盲流。正是他的死亡给了我写作这篇小说的力量。

    那时候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电脑,凭一支笔一摞又一摞的稿纸,四十万字的小说足足写了四年,后来又一次又一次地修改,一晃五年过去了,但最终还是未能拿出手出版一方面觉得小说不够完美,对能否赢得读者没有足够的信心另一方面听了很多人对当今小说艺术所面临的形势,让我不敢冒失的去投资出版。在有了电脑以后,我把一摞一摞的稿子又转换成电子版,在博客里陆陆续续发布一些,权当玩玩儿而已。此后就再也没有动过,无声无息地搁浅。十年后的2015111日晚,我陪女儿去北陵公园散步,言谈中提到写书一事她的一句话给我刺激很大:“爸,您写了这么多年书,光在博客里发布着玩儿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不像回事地发表一下呢?写书是为了给更多人看的,博客的读者毕竟有限,不过就那几个人而已,更何况您这些年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女儿的话枳实戳准了我心里的那股神经。是啊!从夜以继日地写,到反反复复的修改再修改、增删再增删,到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成电子文稿,耗费了那么多精力,呕心沥血的一部小说就这样废掉了?扣心自问,也的确感到有些窝囊。

于是,我下决心再次进行大幅度的修改和删减,时至今日终于完成。一段中国农民工的血泪史可以揭开了。

    一部小说的诞生,本身是一个呕心沥血的过程。尤其对于我这个文化水平很低的人来说,更是如此。小说的题目几经修改,终于确定为《我的名字叫盲流》。

  

                                                                                                                      高曲

                                                                                                             2016.1.25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