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第四十四章节选  

2016-01-17 11:02:4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鸣从住院部楼上下来,重新推上自行车,出了大门就直奔沙梁子去了。

此时天已经到了黄昏,大街上红黄的路灯,仿佛也被严冬的寒冷冻得发抖,闪烁闪烁。因为冷,行人已经很少,汽车也不多,给人一种萧瑟凄凉的感觉,仿佛一场大戏已经落幕。

    没有了阳光,天气即刻变得冷。让你一时也搞不情那寒冷是从哪儿来的。地上的残雪败冰、所有的建筑物、空中的烟雾、一切行人、一切车辆,所有的东西都被寒包围着。同时,又仿佛所有的东西自身都在冒着寒气,在日落后的余晖里颤抖着。

    从医院到沙梁子并不是很熟,偶尔也得打听一下。因此,虽然并不远,到了那儿天已经完全黑了。村一片寂静,人们被严寒封堵在屋里不愿出来,黑暗中萧条冷落的景象让人感到恐惧

    到了郭强子住的房院前,街门紧闭着,听不到院里有任何动静。这情形一种院里已经没有人存在的感觉。不过他闻到了一股炭眼味儿,于是撤后身子向上一瞅,才看见烟囱里正往出冒着烟。他上前推门,却是开着的。就在他推车子进去,老郭头已经出来了。他认出了大鸣,便说:“是你,快进来。”

    黑暗中看不清老郭头的脸色,但从说话的声音中能感觉到他的沮丧。就像大阴天不抬头也知道天是灰色的一样。

    王二丫用被蒙着在炕头上睡着,只露一些凌乱的头发在外面。郭平子也围着一床大棉被在炕中间坐着,愁眉苦脸。屋里几乎外面一样。在昏暗的电灯下,连呼吸都能看到白雾。

    老郭头回来继续在灶火口蹲下烧火。伴随着“咝咝”的响声,锅里刚刚冒出一些蒸汽。无精打采地说:“我们也是刚进屋,你上炕坐着抽烟。”

    大鸣被这幅凄凉的场面所感染,心情非常沉重。他在炕沿边儿坐下,既没说话也不抽烟轮番地瞅这三个人,话不知该从哪儿说起。他觉得全世界的悲凉和寒冷都集中到了这个小屋里。

    老郭头也再没有说话,只顾加柴烧火

可是是要说的,不能这么坐着。大鸣憋不住了,终于开口打破了寂静:“我也是今天中午才知道也不知道眼下怎么处理啦?”大鸣有些没话找话的意思。

哎,能怎么样呢?就是把人烧啦。”老郭头连头也没抬回答说。

    “没听说要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能咋得,人都没啦。”

    得有个说法吧?”

    “什么说法?没啥说法。”老郭头这才把头抬起,“厂子是他和人家开的,纸盒厂的那几个和那俩个雇工说是能赔点,他?怕是死也白死。”

    因为屋里锅里的蒸汽从锅盖的边沿极浓烈的冒出来,在空间里快速的弥漫,很快就遮挡了彼此的视线,谁也看不情谁了。

开锅以后,老郭头往暖壶里灌了水,然后淘米焖饭、洗菜、切菜,身影在雾团里来回地晃动仿佛只有通过干活才把话引出来似的:“谁也别怨,怨自己没长眼睛,不认得人,自己的好好的,安安稳稳挣俩钱,小日子过的挺好,非要跟人家往一起凑,还想挣大钱?那大钱也是你挣得?这回好,命也搭进去了,他妈的!就是不听劝!你能跟人家陪得起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嘴脸!人家好好的,你连命都没啦!”他说着说着,声音开始颤抖。

    睡在炕上的二丫一直没一点动静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没心情动弹。老郭头已经把饭菜做好屋里的雾气慢慢散去。

作为一个有着相同的命运和遭际的人。大鸣觉得不过来看一看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但是反过来再说,即使过来了,也看过了,又能怎么样呢?这件事并不能因为你过来看了,而发生任何的改变,只能增加更多的痛苦色彩。他觉得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看着别人遭受痛苦而自己无能为力去改变。

“郭大爷,我手里还有从强子哥手里借的钱,一直没还上,下一次过来我给带着。”大鸣见他们要吃饭了,再呆下去也没意思,便急忙说,“我得走啦,回医院去,梅子个人再呢,我过俩天再过来。”

    老郭头并不挽留。他一边送出大鸣一边说:“那你也不要往这边来啦,我得领他们娘俩过那边住去,这边不行,大冬天的也没啥事干,住一起好照应。”

“在啥地方?告诉我地点。”

“赛罕路北头济民医院跟前有没盖完的大酒店,我就在那里。”

“嗯,这俩天就给你送过去。”大鸣说着,已经推车子出来,“赶紧回去吃饭吧,我这就走了,有啥需要帮的吱一声。”

大鸣告别老郭头,离开沙梁子,在黑暗中摸索着道路往回骑。他曾经把郭强子当做自己的偶像,崇拜他,羡慕他。郭强子凭自己的能力和为人娶了一个好媳妇,有了一个好儿子,生活的有滋有味,是多么的幸福。然而转眼间因一场人为的灾难把一个幸福的家庭毁掉了。他的眼前再现了蒙在被里的王二丫,还有裹着大被的平平,以及一脸忧伤的老郭头。人的命运是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又想起了死去的田根生,被截去双腿的六十三,想到了梅子,想到了小雨,等等。所有这些不管是活着的还有死去的,包括自己在内,都是这些人为灾难的受害者。他痛俩年来自己的这个生活圈子阴险。阴险得竟然容不下一丝的欢乐,让悲惨和凄凉给占满了。“为什么呀!”他心里怒吼着。没有回应,没有答案。

    由于脑子里的错乱,他忘了走来时的路竟然走到以前常走的那条道上去了。树林子里骑出来,他感觉走错了。他定了定神,自言自语道:“错就错吧,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没有月亮的夜晚仿佛一座萧瑟的坟场,隐晦而恐怖。冷风吹的道旁的树枝发着些丝丝的响声,仿佛隐藏着多少孤魂野鬼似的。地面上残留的积雪,透着阴冷惨淡灰色。车轱辘在残雪上碾压过发出很响的嚓嚓的声音,仿佛是危险的警示

星星点点的城市的灯光越来越近。他曾经多么向往这座城市,喜欢这座城市,爱这座城市。可是这俩年来这座城市并没有给他一口甜果子吃。他辛苦劳累,像一头碾道里的驴,一天到晚拼命地转。结果呢?事实就在这儿摆着,不用再多说。

他简直有些不愿意再回到城里去。可是他又必须得回去,仿佛自己是一条已经上了钩的小鱼儿,除了跟着绳子走,想挣脱,没门儿!······

第四十四章节选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