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牛溲马勃之朱老师  

2015-09-27 21:22:21|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一天深夜,我睡醒一觉时,炕上的煤油灯还亮着。父亲和朱老师对面坐在灯前一边吸烟一边谈话。屋里的烟味儿很浓,呛的人有些受不了。至于他们谈论些什么,我实在记不起来了。因为那时我实在太小,对大人们谈论的事情还不足以引起重视。我只记得父亲吸的是水烟,而朱老师是太阳牌香烟,一边吸一边咳嗽,把咳出的痰吐在地上,发出沉重的落地声。

朱老师是我们一道之隔的邻居。走过门前的自留地,前面一条老车道,越过车道就是朱老师的家。虽然住的那么近,但我很少到他家去,除非受大人的指使,有什么正经事非去不可。原因是他的儿子比我年龄大很多,不在能一起玩儿的范畴。他的二女儿虽然和我同龄,但能经常在一起玩儿,是他家搬到村子后面排子房住了以后的事了,小时候是不具备这种吸引力的。难道不是吗?

朱老师除了喜欢抽烟之外,还特喜欢嗑麻仔。因此,在他的房子与官道之间正好有一片地,每年都种麻,这给我的记忆非常很深。因为每到麻仔成熟时,我是必定要先掰几枝揉下来尝鲜的。朱老师也并不计较,直至我上了学,才不再偷朱老师的麻仔嗑。

朱老师是当年村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之一,当老师似乎理所当然。但是作为一位肺痨病人,能够在教室里、学生面前随便痰吐,实属罪大恶极。不过有罪的不只是朱老师,还有愚昧的社会。回想起来毛骨悚然。

至今记得那张灰白的脸,佝偻的背,一高一低的肩,不断咳嗽吐痰的嘴,还有一颗接一颗抽“太阳”的样子。

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不过只教我一年,我上二年级的时候,他就退出了教师行列。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肺痨,被当地教育部门给清退了。进步总是在静悄悄地伴随着我们。之后,他搬到了村子后面的排子房住,随着旧房子的拆除,彻底从我家的门前消失,原则上再也不能算是邻居了。

当我一次再一次来到后排房,主动往朱老师家跑时,是几年后的事情了。那时对于我来说,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他的女儿身上也。此事就不必多说了,年轻人谁没从那时候过过呢?

最为遗憾的,在朱老师去世的那年,我已经远在外地了,没能有机会回去看上他最后一眼,也更不能参加他的葬礼。毕竟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以至于在多年以后,和他的女儿相遇时,喋喋不休地埋怨我不够意思,弄得我十分尴尬。

直到大前年冬天,我母亲去世,安顿完之后,房子托付谁来照看就成了问题。我们哥儿几个经过反复商议,一致同意了我的提议,把它连同土地一起,托给朱老师的儿子照管,不收取他一分一厘,也算是一种回报吧。

牛溲马勃之朱老师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