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酒后旧话重提  

2015-02-18 18:16: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生活情趣的淡漠,几乎是与年龄同步增长的。不知别人有感觉与否,我是有的。就拿过年来说,如今变得毫无趣味儿可谈,甚至有了厌恶的感觉。真的是老了,连年都不想过了,活的还有什么劲儿。是的,凡事都有让人厌烦的时候,还好没到了连吃饭都厌烦的地步,那就得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即使把年抛开,日子也总是要过的,这是任何人一辈子都绕不过的话题。等绕开了,人也就不是人了。

自离开家乡,每逢过年,都是想方设法不辞辛苦地往老家赶。有母亲在,年就有奔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一直坚持三十年。后来即使成家,也不惜撇家舍业。而母亲的离世,似乎意味着年也随她而去了。再也没有那种期盼和念想。而如今过年,就只能是一种敷衍而已,毫无情趣。

小时候每逢除夕早晨,都要早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将水缸挑满。早些是父亲挑,后来是大哥和我挑;然后是把院子打扫干净。在中午之前,母亲会把新衣服给我们拿出来穿上。下午就没有我们小孩子的事了,手提纸糊的灯笼,跨兜里装真分到手的小鞭炮,一边走门串户一边玩儿,直到凌晨俩三点钟接神。童年的记忆是永远也无法磨灭的。

人长大的过程,实在是一个从快乐走向麻木的过程。成年就是一种不服气的罪孽。而如今,当我对过年再没有任何兴趣可言的时候,只能是一声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