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小说片段  

2015-11-07 07:59:0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照田根生的吩咐,大鸣没带行李就进城来了。经过一休息,又吃饱了肚子现在他又变得神气十足,走路脚底生风。因为他对呼城并不是那么熟悉所以他很自然又顺着昨晚过来时的那条道了。

向很高傲,这恐怕与他的年龄有关:一方面仗着年轻,另一方面也取决于他的确有一副好体格自认为像他这样的小伙,找点儿活儿干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他对自己充满信心。

春暖花开之际,正是建筑业陆续开工的好时机。尤其当他看到那些站在正在修建的大楼上作业的人们,就羡慕不已,希望自己也能威风凛凛地站在城市的高空出力,那是多么自豪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去盖大楼,而不应当去干别的,最好是盖这座城市里最高的楼。

尽管他也曾经听说盖楼未必比干别的挣的多。但是在他看来盖大楼因站的高就理应高人一等干别的没劲盖楼呢?往顶上一站,本身就透着一股威风!干别的好像有天大的本事也显不出来。他认为,出大力最理想的就应该是盖楼! 

然而一天下来一无所获。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事情绝非他想的那么简单,想盖楼就能盖楼去。谁让他那么年轻呢?年轻人的想法也必然年轻,简直天经地义。

当他走进一个个繁忙的工地找到负责人,向人家推荐自己的块儿头和肌肉以及年龄时,被人家一一拒绝。理由是要么人够用不需要添,要么是因他孤身一人,不好安排。这样一来二去,他的心渐渐下来,果然被田根生说对了,活不是那么好找,想卖力气也不是那么太容易,上杆子不是买卖!尽管他那么年轻,那么身体强壮!

太阳躲到城市后面去,一切突出地面的建筑物,统统被残阳投影出一副副残破的阴影,参差不齐地,错综复杂地和实物交织在一起,真假难辨

大鸣在那影子漫无目的地走着,很沮丧,感到非常无奈和无助。活儿还没有找下,不管是盖楼还是盖平房,修桥还是铺路,砌围墙还是挖壕沟,凡是他碰到的需要人干活儿的地方,都问过的,都拒绝了他。现在,他开始有些着急,情绪也不像早晨出来时那么激情亢奋。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一人见人烦的臭狗屎,这使他非常懊恼。

早晨的想法,今天必须找下个地方,甚至还要干上活,这样才不亏待他这幅强健的体魄,不亏待他的大个子称号否则就对不起自己,也没脸再返回田家去。他觉得老白吃白住人家算怎么回事?可他也搞不清在哪儿出了差头,像他这样的人竟然也没人用?有力气没处释放。甚至他觉得连老天爷也在戏耍他,存心和他过不去。

他早就饿了,但身上没钱,饿也白饿。他觉得自己又走到了绝路的边缘,非常沮丧无望。

他这样一急,倒是急出一条路来,忽然想起昨晚还没到广场之前,曾经从俩顶帐蓬前经过。那时他也看到在帐篷里住着些好像是干活的人。记得当时他问过一位在旁边的人,说他们是铺方砖的。当他问到人家是否还缺人时,那人曾跟他说过,他不是管事的,要他明天再来

这样,在实在没处可去的情况下,他又向那两顶帐篷走过去了。他是奔着那个人给留下的活话去的。现在看来,虽然明天再来还只是个悬念,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干上活,但至少比瞎碰钉子希望要大一些。此前他没想到这一步,是因为他压根没把铺方砖放在眼里。现在没了辙,好吧,铺砖就铺砖吧!有个活干就行!

他把自己的身价从天上掉回地下。

俩顶帐篷紧挨着,里面都静悄悄的。他向其中的一顶走过去。帐篷的门背对着阳光,站在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俩片门帘向俩边分开,形成一个仿佛人字形的黑洞。他在门口稍犹豫一下就进去了。

帐篷里有俩人。一位西装领带的年轻男子,像模像样地坐在铺上瞅着一位大约有五十多岁的女人干活。那女人正在洗土豆,因地方小工具简陋而干的很憋屈。

年轻人姓赵,正是这儿的工头。

大鸣算找对了人。

不过。现在的大鸣可没有白天那么理直气壮。碰过那么多钉子以后,使他对自己几乎已经失去了信心。于是,看到赵工头那派头就开始紧张。他那么棒的身体,那么高的个子,但在这件事上一点办法没有:“找活又不是找人打架人家不要你,也不惹你,有什么办法?他曾不止一次这样想。

 “您这儿还要干活的吗?大鸣说话的口气明显底气不足,仿佛话从肚子里出来时带着拐弯似的,很不顺畅。他只感觉单人出来找活儿有什么先天性的缺陷。

赵工头从铺边儿站起来很充分地从头到脚审视了大鸣一,仿佛非要从他身上发现点什么毛病似的但好像又没发现什么于是一边掏出烟递给大鸣一支一边问:就你自个儿?你是那儿的人?

我不抽烟。大鸣摇摇手,然后坐下回答说,就我自个儿

噢,也行,我这儿供吃供住一天三块,到月就开,想干明天就干!赵工头说完又好奇地问,你有行李吗?

有,我这就去取!大鸣生怕人家再拒绝,赶忙回答。

大鸣说完一边往外走一边长舒了一口气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高兴的眉宇间立即透出亮来。

好,取了行李就过来,明早就跟他们干活儿。赵工头说完又说,要么吃了饭再走。

不啦,取来行李再吃。 他尽管已经很饿,但心里觉得不拿来行李就不应该吃人家的饭。

他出了帐篷,照原路返回赛罕营子去了 。

  评论这张
 
阅读(486)|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