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酱缸里的蛆  

2015-01-05 20:22:1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柏杨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写过题为“中国与酱缸”的文章,文中说:“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象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象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显然在他看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的酱缸文化,能流动的都流走了,沉淀下来的只是一些陈腐的东西,多了就自然变成一个“酱缸”。他还说,中国人普遍没有自己的思想,好随波逐流,对事物缺乏独立思考,没有自己的见解,唯唯诺诺,混合在一起就是酱缸里的蛆。

在东北生活二十多年,我是见过酱缸里的蛆的。在农村,家家户户院子里放置一个酱缸。炎热的夏天,正是酱发酵的时候,掀开盖子,里面白花花的蛆头翻江倒海一般,看不惯的人冷丁看了很容易呕吐。不过即使这样,东北人吃饭依然离不开大酱。大约是习惯了,也就麻木了,不再感到恶心。

假如柏杨先生的观点成立,中国文化是酱缸文化。那么,这个国家恐怕想不成为酱缸都难。以此类推,酱缸里既有酱,也有蛆。大酱作为东北人餐桌上的必备,味道如何,因人而裁定。蛆呢,一群可恶可恨的寄生虫,越是酸臭的东西越喜欢的不得了,钻在里面白吃白喝,逍遥自在,养的白白胖胖,那才叫享受。

中国社会就有这样一群酱缸里的蛆,而且阵容庞大,分布在酱缸的每一个角落,时不时地露出头来,摇摆着白胖的蛆体,显示自身存在的重要性。然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就像东北人明明知道酱缸里有蛆,照样不耽误吃大酱一样,对蛆们的存在早已司空见惯,早已麻木不仁。

 酱缸里的蛆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