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归乡日记(十)  

2014-10-06 22:37:59|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离开汽车,向西翻过一道旱沟,就到了东水头的地界了。在我的记忆里,这里的梯田应该是莜麦拔节,胡麻吐蕾,山药蛋花即将绽放的时候。然现在却是杂草丛生,一片荒芜。

一股温泉从一道山沟里喷涌而出,曲曲折折流进岱海。温泉的源头就叫“东水头”,一个蛮富有诗意的名字。围绕泉眼和沟岸住着五六十户人家。这些人家以住窑洞居多。沟底长满高大的榆树杨树和柳树;俩岸围绕着窑院是杏树的天下,院子里、窑头上、土墙边儿、小道旁,杏树把整个村子掩饰在了里面。一条坎坷不平的黄土小道,从沟底向东岸一直延伸上来,越过村前的圪梁,然后一路下坡,融入到岱海滩。

我和女儿刚走上村前的圪梁,就见一群羊从沟底爬上来了。和羊群一起上来的还有俩条狗和一个人。也不知那狗撒野惯了还是太有灵性,向我们跑过来后,回头看了看它们的主人,然后就各自走开了。

与此同时,我一眼就认出了牧羊人——我的堂哥。虽然已经二十多年没见了,但从他的长相、个头和走路的架势,以及刚才司机传递给我的信息判断,非他莫属。

他没能认出我,只到喊他的名字,管他叫哥,他依然直愣愣地瞅着我,想不起我是谁了。这不能怪他,因为他大约根本想象不到,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会忽然再上东水头,登他的家门。尽管在二十年之前,我们是来往很频繁的哥们儿弟兄。

只到他终于恍然大悟,我们才一起坐在道边,一边抽烟一边攀谈这些年各自的风雨历程。最后他告诉我叔和嫂子在家,让我先回去歇息吃饭,他得把羊放饱了才能回来,然后再续。

我和女儿暂时告别堂哥,继续往村里走。而俩条狗则一直跟着我们,把我们送到我的堂弟的住所门前才返回。

堂弟住在村口第一家,是我的四爷爷年轻时打开的窑洞。算起来,那三孔窑恐怕已经有百年的历史,而如今依然完好无损。我第一次是跟着父亲走进这个窑院的,那时候我才只有四五岁,我的四奶奶还活着:一位瘦小伶仃、脸上爬满皱纹,但热情似火的裹脚老太太。我虽然只见过她一面,但至今记忆犹新。而问题在于,自从我第一次走进东水头,踏进那几孔窑洞的门,我就深深滴爱上了东水头,爱上那几孔窑洞,爱上那里的风土人情。这也是我这次冒然带领女儿重上东水头的真正原因。

归乡日记(十)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