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散酒  

2014-06-20 17:43:43|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年,沈阳街头出现越来越多的散酒行,在我家周边半公里的范围内,就得有十多家,分散在各街面上。门市门前摆着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酒坛子,一走一过,酒香四溢,馋的人简直迈不动步子。三沟的、辽中的、凤城的、新民的、法库的等等,各有其特色。这对于我这个爱喝烈性酒而腰包又不是很鼓溜的酒鬼来说,无疑是快事。

我和散酒的缘缘很长了。不记得从哪年那月哪日开始,我就喜欢上了酒。听母亲说,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父亲就用筷头子蘸酒往我嘴里喂,以至于我的酒龄几乎和我的年龄一样长,好在那年头只有在逢年过节时,父亲才肯花几毛钱从供销社打一斤或几俩散酒回来,分几顿喝解馋,平时是喝不到酒的,而我自然也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喝”到酒。试想一下,要是换到现在,家里常年有酒的,我恐怕早被酒精淹死了,还能活到现在?

可以这么说:在改革开放之前,酒是相当便宜的,再好的瓶子酒也不过几块钱。在我的老家,瓶子酒有岱海白、丰镇大曲、北京二锅头、杜康、衡水老白干,而这些酒价格也都在一俩块钱。当然,稍贵一些的还有喜凤酒、竹叶青和汾酒,也不过三五块钱而已。即使这样,贫下中农还是享受不起的,依然是权贵的专利。而散装酒几毛钱一斤,才是大众酒。我们家属于大众集团的,所以只有散装的份儿。

一般来说,人都是要按照成长轨迹完成生命的。我也不例外,当再也不用父亲拿筷子喂的时候,喝酒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起来:比如代替父亲去吃请,和同学玩伴儿偷偷聚喝,走亲戚串门子喝酒。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酒量也在不断提升。等真正走向社会时,喝酒的爱好和习惯已经养成。

改革开放让假酒业蓬勃发展,外表越华丽假的成分就越高。与此同时,由于粮食打的多而价格低廉,农村的酿酒业一时兴起。酒要到作坊去亲自打,看着从酒糟里流进桶里才算,有的拿钱,有的干脆用粮食换。尽管看起来没有瓶子酒上档,味道也千奇百怪,但至少可以确保真实性。我是经常到酒坊打酒喝的人,那怕出门在外,也要想方设法弄到手。

然而,好景总是不长的。因为真正的造酒过程复杂,成本很高,速度又慢,价格又上不来,国家又允许勾兑酒生产。这样一来,纯粮酒和勾兑酒无法抗衡,小虾米终究抵不过大鱼,酿酒作坊遭到厄运。在民间流传这样一句话叫“全中国都看不见酒糟了,哪来的纯粮酒?”可见真正的纯粮酒实属少见了,即便上千元的名牌国酒也很少有真的。最后假酒占据了整个市场,想喝到纯粮酒已经难上加难。

我是亲自进过农村酒坊打过酒的人,也见过制酒的过程。单是满院子的粮食和堆成山的酒糟就会让人心服口服。爱喝酒,也就喜欢看酿酒过程。造酒的核心技术是酒麯的酿造。这个过程我没见过,是酒师傅的一绝,不肯泄露。但酿酒的过程我是看过的,把粉碎的玉米棒、高粱等加些这长着长毛的酒麯弄碎搅拌均匀,然后放在水泥大槽子里发酵,一周后再把槽子里的原料往烧热的大锅里填,煮得热气腾腾,酒的香味开始弥漫,锅上盖儿了,盖子的边沿很快开始往出淌蒸馏水,通过冷却就是酒了,然后再做调味处理后就何以喝了。

做酒的人最懂喝酒的人。这大概是烧酒作坊再次在农村兴起,而纯粮酒重新返回市场的真正原因吧。毕竟邪不压正!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