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冬日记忆(一)  

2014-12-09 21:43:01|  分类: 回忆往事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说错的话,任何人起初的记忆,总是从玩儿开始。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这是曾经被科学家求证过的,是客观事实。并且在我看来,那些记忆总是美好的,与穷富没有太大关系,只要不被饿死。

那个雪后的早晨,当外面传来几声清脆的雀叫时,父亲就会穿衣起来,在第一时间把炉子点着,然后就出去扫积雪。母亲也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匆忙起来烧火做饭。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庄户人的生活似乎永远是那么一成不变。尤其到了冬天,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月,吃饭、忙家务、睡觉,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新鲜事情可做,日子在慢条斯理中一天天熬过去。而对于小孩子来说,那怕是一丁点常规以外的事情发生,也会兴奋不已。

冬天下雪虽正常不过,但一冬也不过那么有数的几回。下厚雪的时候就更少。父亲回来烤手时说雪很厚,我便立马兴头起来,穿好衣服就往外头跑。

积雪覆盖的村庄,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冷清中透着沉寂;天蓝的透彻,树静的神圣;太阳还没有出,看哪儿哪儿都被洁白包裹着;吸一口冷气,连牙齿都能感觉到清新。

雪下了有三四寸厚。父亲一面用铁锹除雪一面说:“这雪能套雀儿了。”

我还没套过真正意义上的雀儿。比如百灵子、画眉子、黄雀儿、大角姑、半翅子、沙鸡诸如此类,只在当院儿支起草筛子扣过麻雀,但从未取胜过,倒是浪费了不少谷子,被母亲好一顿臭骂。因为只有下了厚雪,那些稀奇古怪的雀儿才肯从山上下来觅食,给你捕获的机会。

把院子里的雪集中到那棵半死不活的果树底下(说它半死不活,是因为它长了多年也没接过一个果子,夏天只为开花长叶,冬天只为了堆雪而生),然后把出街门的道清开,回来再把挂在外面的牛皮纸糊的窗帘儿拿下来,一个早晨就这样过去了。

这时候。金灿灿的太阳已经升起,光照在雪地上,刺的人睁不开眼睛。与此同时,生活的气息在村子里扩散。一注注浓烈的炊烟升向高空,鸡叫狗咬牛吼马嘶,井台铁桶撞击冰面。生活的每一天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开始的。

冬日记忆(一)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