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冬日记忆  

2014-12-07 22:32:48|  分类: 回忆往事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小时候的生活记忆,总是很模糊的,如发生在梦境中的一般,通常是支离破碎,片片段段的。仿佛是堆在一起的一组拼图卡片,要经过使劲的拼凑对接,才能形成图案,构成一个个小而完整的故事。好在做这种事并不乏乐趣,闲暇之余做一做也是很有意思的。

在我的老家,人们通常用“白天悠悠走四方 黑夜熬油补裤裆”的俗语来指责那些常常把白天能干的活儿非要拖到夜里做的“懒虫”。我在上学后,有时就把作业拖的很晚,故意熬到深夜才写。因此也曾经被父亲指着鼻子这样责骂过。好在那时已经有了电灯,电费是队里统一交付,不用浪费自己花钱买的煤油。否则的话,没准还会挨一顿打的。因为那时穷,日子要精打细算着过。一斤煤油虽然不贵,大概是俩三毛钱,那也要能节省就节省的。

提到煤油就有必要说一下煤油灯。煤油灯一般也是自己做的:在一块寸把厚一尺见方的木底座上安一根儿细木杆儿,顶端再安一个铁皮做成的灯座,上面放一个墨水瓶做的灯枢子,就是一个完整的煤油灯了。

做灯枢子可没那么简单,是个细活儿。先把墨水瓶盖儿拧下来,中间用锥子钻个眼儿,把薄铁皮卷好的灯芯从眼里穿过,里外各占半截,然后把棉线搓成的灯捻儿穿过灯芯,留个捻头,把瓶里倒上煤油后拧紧,那火将外面的灯捻点着即可。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年复一年地在煤油灯的陪伴下度过漫长的冬夜的。即使没有任何人帮忙的情况下,她一个人也要在过年之前把所有该做的针线活做完(包括拆洗一遍全家人的棉衣棉裤、每人做一双新鞋,甚至在有余富时间的情况下,把部分被褥也要拆洗一次。),每天要做到半夜才睡觉。而我唯一能帮上忙的,就是把母亲打好的一根一根的麻绳子窜在一起。

在没安电灯之前,煤油灯是家里唯一的照明工具。尽管它很费油,而且总是让屋里充满煤烟味儿,甚至把人人的脸熏的像熊猫一样,鼻孔里黝黑,但它已经是很进步了。据说以前连这个也没有,只好用胡麻油点灯照亮,要比煤油灯暗的多。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