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归乡日记十四  

2014-12-11 21:21:54|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很愿意下底下(月林家)去吃饭的。很久没吃过羊肉馅饺子和炖羊肉了,岂能轻易放过。再者说,我和月林的关系自比和亮子更好,更愿意在他家吃饭。

返回窑里时,月林和媳妇及大女儿正在忙着包饺子。满屋子一股炖羊肉的味道,看来锅里的羊肉已经炖好了。

在老家有“六月六西葫芦豆角烩羊肉”的说法,也有说“六月的羊肉赛人参”的。总之,进入农历的六月,山上的草已经营养丰富,足可以让羊吃到满膘。这时的羊肉基本没有了膻味儿,最好吃。而我正赶这时候回来,实在难得。

窑洞开间小,炕比地下大,住窑的人有进屋就上炕的习惯。而我是家人中的客人,更不用客气,脱鞋上炕,盘腿坐在靠窗户的正中。女儿紧挨着我,因不会盘腿,只好很憋屈地坐着。亮子和媳妇坐右边;月林和他的大女儿坐炕头,媳妇和二女儿还没上来,炕上已经满满当当,她们就只好在地下吃。满窑的人,好不热闹。

月林媳妇从锅里把炖好的带骨羊肉盛在一个大盆里端上来,一边向我说:“哥哥,回家来不要见外,有啥吃啥,咱们村里不比你们城里,没有那么多折套,又是盘子又是碟子的,就这么实实惠惠吃吧,吃好喝好为止,别笑话弟妹。”

一番话引起大伙一番哄笑,而说的我有些不好意思:“月林家(媳妇的意思),哥哥也是这样盘腿就疙膝吃饭长大的,回家来就想这样围坐在热炕上热热闹闹吃饭,和弟兄们喝点酒,要是摆谱,我和不干呢,显得远了,你说呢?”

说笑的功夫,月林已经拿起一瓶白牛(白瓶子北京牛栏山二锅头的简称)开了封,给我和亮子分别倒了一白瓷碗,然后把剩下的给他自己倒了,再启一瓶加满。

这时候,我女儿不干了:“爸,你能喝这么多吗?”一边说一边只向我翻白眼。

近些年来,我还没有这样喝过酒。可是在这种场合,我无法拒绝这种盛情,于是对女儿说:“爸心中有数,不会喝醉的。”一边说一边笑着看了看大伙。

“闺女,你爸都二十年没回东水头来了,他们弟兄见面不容易,今天就多喝点,没事,醉了就睡觉,也不是别人家,放心吧闺女。”月林媳妇用笨拙的普通话对女儿说,“婶儿给你煮饺子,你吃饱了和姐姐妹妹去那厢玩儿去,玩够了就睡,不用担心你爸。”

那边月林媳妇下饺子,这边我们已经开喝了。

说实在的,自从远离家乡,尽管也一直不忘回家看看,但的确再没有以这种方式喝过酒。一边手抓大块羊肉吃,一边端起大碗喝酒。人生在世,的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谁能料到,二十多年后再重返东水头,还能得到如此盛情款待。

女儿说吃不惯羊肉馅饺子,好歹只吃了几个,就和月林的两个女儿到那厢玩儿去了。而月林媳妇和亮子媳妇也到一边去唠闲嗑。这对于我们哥三来说,却是一种彻底的解放。我们一边喝一边有说不完的话······

那个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更不知道说了多少话,说了些什么。大概我真的喝多了。

 归乡日记十四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