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归乡日记十二  

2014-11-23 22:58:11|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叔实在太老了,从六十出头到八十三岁,二十多年的沧桑让他变得皱皱巴巴,身体弯曲的仿佛一颗老朽的爬爬树。他头发灰白,牙齿已经掉尽,腮帮子严重塌陷。我进屋时他正躺在炕上的一张褥子上歇晌,但显然并没有睡着。因为他听到动静就从枕头上转过眼来,惊愕地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然后很吃力地坐起来,叫着我的名字让我上炕,慢条斯理地问一些亲人见面最想问的话。

我一边上炕一边回答,同时把女儿介绍给他。他又仔细端详了女儿半天,问长问短,只可惜女儿一句也听不懂,回头问我然后再做解释。我再把女儿的话回头翻译给八叔听。在我看来,这实在是一件既有趣又伤感的事情。

从早晨到现在徒步走了五六个小时,实在太累了。女儿似乎比我更累,上炕就躺下睡着了。

我把腰很实在地靠在被垛上盘腿坐着,这样会很解乏,和八叔交谈二十多年来各自的风风雨雨,一并谈论这些年来东水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他对我说:二十年前东水头还有五十多户人家,如今剩下不到十户,大多已经不种地,靠养活牲口为生,农民靠买吃的过活,很有意思。

我对这些话并不感兴趣,因为这样的事情我早就知道,再清楚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八叔大概是坐的太久累了,很快又躺下了。于是我也顺手从被垛上抽个枕头出来就势躺下。

无论天气有多么炎热,在这山里是显示不出来的。山风总能占到上风,把炎热吹散。打开一扇窗户,凉风便会直接吹进屋里来。躺在这圪梁上的屋子里有说不尽的凉快,舒服极了。

不过想睡着道没那么容易。

我把双手垫在后脑勺上,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闻着从院里吹进来的浓浓的羊粪味儿,听着偶尔从远处传来的羊的叫声,心中有无限的感慨往上涌。那种背井离乡的酸楚和对这里的依恋之情油然而生。

很惭愧。我忽然想到,这二十多年来,我是怎么得在忙忙碌碌中活出来的。城市的生活到底好在哪里?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总是不满足于现实生活。二十年前拼死拼活想往城市里钻,二十年后竟然又对乡下是如此的眷恋!

归乡日记十二 - 高曲 - [gaoqu]穷光蛋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