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小说·情债危机(修改第二集)  

2013-10-11 20:38:1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债危机(第二集)

一边和椰子走出小区,我一边说先找超市买点东西带着,体体面面到她家去,毕竟是第一次登门,哪能不带见面礼?椰子却说买不买东西无所谓,老人主要想见我。我笑问她给不给饭吃,她说当然有饭吃。我说空手套白狼去蹭饭不地道。说的椰子只笑。

出了大门,椰子就往家里去了电话,开心的像个小丫头,拽着我的手说父母很高兴,叫我们别在外面耽误太久,让早点过去呢;并且说母亲已经开始安排家宴。我反倒有少许紧张,依然觉得很突然。

来到马路边,我招手叫停一辆出租车。可是,就在拉开车门的功夫,揣在裤兜里的电话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显示的号码是老家的,于是只好一边请求司机稍等一会儿,一边摁下了接话键。

“喂!喂!馒头!你快点回来吧!你妈从牛车上摔下来啦!差点没跑了坡!刚到医院里!”电话那头父亲焦急嘶哑的呼喊着。

我听了吓了一大跳,顾不得回话,就觉着一股凉气从头顶贯下来,穿透全身,只到脚底,浑身一阵冰冷。我一时有些麻木。

“喂!你听见没!”电话里又喊道。

我急忙答应父亲这就马上动身,然后才把电话挂了。

椰子直愣愣地瞅着我,样子极度沮丧。

“椰子,你就坐这车回去吧,告诉父母大人,说我家里出事啦,今天去不成啦,别白忙乎啦,我得马上去赶火车回家,我母亲摔啦!”

“怎么啦?你妈妈摔啦?”椰子更急切地追问。

“是,椰子,是我妈摔啦,电话是我爸打来的,让我赶快回去呢,我现在就得动身上车站。”

“啊!那么严重吗?!”

“肯定不轻,要不我爸能急的来电话吗?这么远,俩千多里!”

 椰子听了,低了头,双手的手指相互紧紧地扣着,一边又对我轻声说:“那只能这样啦,要不我也跟你去,顺便看看你老家,看看你妈妈。”

“嗨!你俩到底走不走?别耽误我的时间!”就在这时,司机不干了,把脑袋从车窗伸出来,大喊大叫着催促

在这种时候,我不便说什么,忍耐着胸中的郁闷说:“对不起师傅,耽误您啦,您先走吧,我家出了点事,走不成啦。”司机瞪了我一眼,把车开走了。

我转过身又对椰子说:“你回去跟爸妈解释一下,就说我一刻都不能再耽误了,马上就得上车站,对不起啦,椰子。”

“那道不必,只是这事也太凑巧啦,怎么会是这样?”椰子一边说,一边低头擦眼泪,非常伤心。

“没办法,就假定算是好事多磨吧,椰子。”我的玩笑开得很勉强。

“馒头,横竖你还回来,我一定等你。只是不知道你母亲摔得怎样,我也真想跟你去看看。

“别得啦,椰子,那么远,不是闹着玩儿的,尽说胡话。再则说你还上班呢。”我一边说一边抬头仔细看着椰子。心里非常难受。

椰子说:“那好吧,既然你不同意我去,那先走啦,不再耽误你的时间,路上要小心,电话联系。”

“嗯,等我回来。”我说着,伸手把椰子伸过来的手紧紧地握着,有舍不得松开的感觉。不过我实在不能再耽误了,只好放她走。

就这样。我看着椰子离去,才掉转身赶忙跑回家,简单收拾一下,带上该带的东西,锁了门,匆匆忙忙返出来,打车去赶火车。

 

椰子顺原路返回,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边走一边回想刚发生的这件事,只感到很窝囊,心里也很矛盾。她甚至有些怀疑,这样的恋爱是否值得?正像闺蜜“菠萝蜜”所说:“找这样的对象,和这样的男人结婚,将来的麻烦事多着呢!”果然被她说中了,第一次登门见双亲,就遇到这样尴尬的事情,好在再没有别人知道,否则这叫什么事呢?椰子越想越觉得窝火。她伤心的差点再一次没哭出来。

她到家上楼,懒洋洋地按了门铃。

父亲给她开的门,看见回来的只有她,且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便问:“椰子,怎么回事?变卦啦?他不来啦?”

椰子一面走进屋,一面回答:“来不了啦,刚出来他老家来电话,出事啦,他赶火车回去了。”

椰子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和父亲详细说了。

父亲听了,也二话没说,“谁让碰的这么巧呢?”

“一分一秒都不行!”椰子委屈的差点又哭了,径直来到大厅的沙发前,把包从肩上拿下来丢在一边儿,然后重重地坐进沙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低头沉默了。

母亲正在忙着安排家宴,听见门铃声,忙洗过手,摘了围裙出来,见女儿并没有把男朋友领来,便走过来站在她身边问:“怎么回事?刚才还打电话说已经出来啦,马上就到,怎么又没来?吵架啦?嗯?”

椰子没回答,依旧低着头。此时,父亲已经走过来,给母亲解释说:“他老家有急事,要马上回去呢,来不了啦。”说完也在沙发上坐下,又对妻子说,“菜也不必做啦,既然不来了,就算啦,中午再说。”

父亲在园艺研究所上班,工程师。他一向做事谨慎,为人低调,有知识分子的大家风范。就女儿的婚姻大事,他一直态度平和,不急不躁,更不发表太多的观点。就刚才的事,也不表示有什么看法。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关心女儿,椰子已经二十七岁,足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他的原则是,女儿自己的大事,就应该让她自己做主,更不能因为年龄问题就盲目参与干涉,越是这样越要谨慎行事。更尊重女儿自己的选择。他看见女儿不高兴,又关切地说:“椰子,他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应该回去就必须回去,我们不能因为这事就有其他想法,今天不见没啥大不了的,等他回来再见也不迟,你既然看上人家,就应该体谅人家的难处,是不是啊?”

“说的就是呢。”椰子听了父亲的话,心里才好受一些。

“那你就更不用着急上火了,又不是他的问题,等他回来咱们再请他过来也是一样的,是不是?再则说,缘分这东西就是缘分,不是缘分看也没用,婚姻大事,爸一贯主张水到渠成,风风火火的反倒适得其反?毕竟不是大年三十放鞭炮。”父亲一边安慰椰子,一边站起来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个苹果又说,“爸给女儿削个苹果吃,不要上火了,啊。”

他说完到厨房削苹果去了。

母亲一直在旁边听着没插上嘴,现在才轮到她说话:“别听你爸胡诌,还等什么?没怎样呢麻烦事就来啦,叫我说趁他离开这个机会就断了吧,农村人,离家又那么远,以后的麻烦事不定多少呢,想当年我找你爸就是这样,离得远,探望一下都不方便,大事小情都得跟在屁股后头来回跑,辛苦劳累了大半辈子,还没折腾够?还要把女儿往这条路上引!你爸就是吃一百个豆不嫌腥的货,再则说,他房子没房子啥没啥,光有个人,又不是年画,再好看也是那几天,终究不能当饭吃,没等相处呢,跑长途的事情就来了,要是结了婚,你不也得跟着去?跟差的似的,以后怎么过日子?”

母亲的话使椰子很恼火,但她并没有回驳。

“椰子,妈跟你说,咱就在河滨市找一个,稳稳当当过日子,好小伙有的是呢,干嘛偏偏非得找他?学位虽高,可连个在编的工作也没有,广告公司是挣得多,可并不能旱涝都保收,有今儿没明儿的,毕竟是私人的公司,说荒就荒了的······

这时。父亲削好苹果从厨房返回来,早听到了母亲的话,气早不打一处来,说:“你懂啥?妇人之见!学问就是资本!有学问还怕没饭吃?困难是一时的!学问是永恒的!要往长远了看!叫我看一个农村的穷苦孩子!凭自己的真本事!能混到这一步就很不简单!说明他有足够的能力适应这个社会!那广告公司的策划那么好当?就凭这一点!我就觉得这孩子不简单!可靠!哼!妇人之见!妇人之见!”

“哼!你好!害得我半辈子不得安宁!如今又想害我女儿!你就是存心不良!黄鼠狼给鸡拜年!哼!没安好心!”

椰子见父母因为自己的事吵了起来,急忙阻止道:“别吵啦,多大点事,犯得着你们俩吵吵吗?我自有主张,你们别管啦!”她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连父亲递过来的苹果也没接,抓起旁边的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一头倒在床上。她心烦,又很无聊,打开包掏出手机,连续给好几个朋友打电话,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以解脱心里的烦恼。

 

在椰子家里为今天的事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已经赶到了火车站,趁排队买票的功夫掏出手机,拨了父亲的电话号码。

但是,接电话的不是父亲,而是桃子。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