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杂谈——警惕”个体恐怖主义袭击中国”  

2013-06-30 14:50:3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述思先生写了一篇博文,叫《个体恐怖主义袭击中国》。文中对当前社会上存在的如陈水总一类的报复狂,管他们叫做“个体恐怖主义者”。对这些人由于对某些个人行为的不满,特别是对某种政府职能部门的刻骨仇恨进行的报复,归结为“个体恐怖主义者“的行为。他们不惜用结束生命为代价,采取极端的犯罪措施制造恐怖事件,残害和滥杀无辜,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进行了深入的剖析。他认为此类以个体为单位的个体恐怖事件,要必须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特别是政府的高度关注;要认真分析其产生的原因,必须采取有效的,得当的措施进行防范。以防此类恐怖事件再发生和继续蔓延。


读了他的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1935年的美国纽约。在纽约市的某法庭上,一桩盗窃案正在审理当中。被告是一位衣褴破缕、蓬头垢面的老妇人。老妇人因为偷别人的面包被引起诉讼,被法庭追问时,老妇人颤抖着手,嘴角也颤动着说了这样一段话:“原谅我,我需要面包,来喂养我那几个饿的直哭的孙儿,他们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她一边说一边抹着眼角的泪水。而法官听了无动于衷,面目冷若冰霜,并没有拿老妇人的话当回事,依然当庭宣称:“我必须秉公执法,你有俩种选择,一是罚款10美元,二是被拘役10天。”但是,这个事件却引起在场旁听的市长的关注。他随后站起来,脱下自己的帽子,在里面放了5美元,然后对其他旁听说:“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偷面包喂养孙儿的城市。”
旁听席上的人们听了为之动容,每人规规矩矩交出了50美分,然后一起交给法庭。


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没有必要去考证。就像通常我们没有必要去考证一则寓言故事一样。而故事的关键在于,它能给我们乃至整个社会什么样的启示?针对当前社会上存在的冷漠和自私,奸诈和残忍;普遍存在的人心向恶,因贫富不均而产生的仇视和敌对情绪的蔓延;强势对弱势的欺压和凌辱;政府职能部门的思想僵化,腐化渎职,对老百姓诉求的漠视和冷酷等等。假如我们对这种违背人类精神契约的丑恶现象视而不见,不进行深刻的反思,采取必要的措施加以引导和制止,让这个社会更加人性化,温暖化。而是任其继续发展下去。那么,就很难保证如陈水总点火烧车、上海范男持猎枪杀人、佛山路上对碾压女童视而不见、南京俩幼童被饿死在家中、讨债跳楼、打死警察、车撞城管、大学生杀死同窗同学,乘客刺杀司机等事件不再次发生。而让我们的社会,继续成为滋养“个体恐怖主义”的温床。继续进行充满仇恨的杀戮、继续在漠视和欺诈中生活。像阿富汗、伊拉克那样成为供养恐怖主义的国家。“中国梦”如何实现?


《悲惨世界》中的男主人公“然·阿让”,原本是个流落街头的孤儿,最初只是因饥饿而偷了面包作坊的面包被获罪。之所以又被继续囚禁大半辈子,是因为屡次逃狱屡次失败,屡次罪上加罪的结果。这个产生于150年前法国作家雨果笔下的故事,产生于法国大革命前夕。故事一开头就已经明确而深刻地告诉人类,惩罚犯罪是没有用的,其得到的结果只能是罪上加罪。教条的法则,冷酷的社会制度,没有人道主义的社会现实,才是产生犯罪的真正的原因,而不是罪犯本身。然而,150年后的今天,我们似乎根本没有从中领略到《悲惨世界》的真实含义,或者是已经忽略了它存在的意义。“冉·阿让”尽管最终还是以逃跑的方式脱离了牢狱之苦,并且努力以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过失,到处行善积德,深深地呼唤着人性和道义,誓师捍卫人类精神契约之文明。但是,其结果依然是失败的,最后还是没能逃脱僵化的社会制度给予的制裁。从某种程度讲,正是“冉·阿让”的悲惨结局,最终导致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其原因就在于,“然·阿让”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拯救那个黑暗的法国,不足以拯救世界。这个故事也同样告诉我们,当邪恶的阴影布满世界时,单枪匹马的呼声是毫无用处的,革命就必然产生。而革命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了推翻一切不适合人类文明发展的人类秩序,而建立一种更适合文明发展的新秩序。而那场空前的法国大革命,当年也是被法国政府鉴定为恐怖主义而进行过残酷的镇压的。而镇压的结果反而使其愈演愈烈。最终导致镇压失败而革命成功。《悲惨世界》值得我们深思。


“恐怖主义”一词虽然起源于公元前105年的罗马,历史悠久。在以后的长达倆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恐怖事件从来没有间断过。但是被当前国人普遍认知,大概是从美国“9·11”事件后,从小布什口中获取。在学术界,关于“恐怖主义”的解释千姿百态,多种多样。但普遍的共识是:实施者对非武装人员有组织地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通过将一定的对象置于恐怖之中,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行为。国际社会中某些组织或个人采取绑架、暗杀、爆炸、空中劫持、扣押人质等手段,企求实现其政治目标或某项具体要求的主张和行动。


一般认为,恐怖主义首先应该是倾向于带有政治目的的恐怖行动,也具有组织性,是一种组织犯罪。而今天石先生以《个体恐怖主义袭击中国》为题,写下的这篇文章,提出的这个“个体恐怖主义”的新命题,则赋予了新的内涵,就更值得我们深入思考。这种恐怖主义被石先生命名为“中国式仇恨”。这些所谓的恐怖主义者,有一个共同特点: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当一次又一次的奋斗和拼搏,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残酷的现实已经把他们的生活热情,完全消耗殆尽;不公平的社会待遇,被剥夺的人生权利;一天天的被歧视,一次次的被欺骗,使他们对改变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失去信心。使他们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把灵魂交付给魔鬼,从而走上了生命覆灭之路。


问题的关键在于:当全社会都在愤怒地谴责这种野蛮的犯罪时,我们是不是应该进行一下反思?难道他们压根儿不懂的珍惜自己的生命?他们为什么心甘情愿地付出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心理上的那一丝可怜的快慰和平衡。这些所谓的魔鬼们,出生贫寒,他们的行为有时候会因为自己的贫寒而博得部分人的同情和理解,殊不知这样的同情和理解又有何用? 可怜之极。而这些报复狂疯人恐怖行径的背后,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才是我们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东西。对社会普遍存在的不满、仇恨,在这个社会上已经相当严重。阶层分化、贫富对立、弱肉强食,全民的功利主义价值观,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助推了这种恐怖现象的不断形成。人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当这种权利被残酷的现实所剥夺时,剩下的就只有仇恨和抱怨,就会产生杀人和行为,乃社会之必然。


改革开放35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虽然如火如荼,但社会体制存在的弊端和功利主义的极度嚣张,在既得利益者的催化下,使社会再次陷入一种怪圈,仇官、仇富、仇名,取代了改革开放最初的公平竞争勤劳致富的全民共识;人道价值的沦丧,不但体现在贪官没有底线的贪财好色,也体现在公民的极端自私,没有担当的冷酷。


用一种黑暗的方式驱走另一种黑暗方式是做不到的,用一种仇恨取代另外一种仇恨同样做不到。这句话是一位著名的哲学家说的。中国的“个人恐怖主义”就是这种“取代”的产物,无休无止。希望光明属于中国!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