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归乡之旅(六)  

2013-06-10 08:25:29|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年底,我从老家回到沈阳后,心情一直很沉重。母亲没了,这对我打击很大。俗话说,家是母亲,母亲是家。因此来讲,对于几十年背井离乡,一直置身在外的我来说,尽管在沈阳有妻有女。但没有了母亲,仿佛永远失去了家。于是在闲暇之余,以很随便的形式,一边回想一边思考,写下了几节回想录。后来不知怎么的,忽然写不下去了,丢下就再没捡起来。我是个很随意的人,尤其写东西,想到那儿就写到那儿,想不出来就不写。这俩天忽然又有了继续把《归乡之旅》写下去的冲动。回头再看,虽然距发表最后一篇四个多月已经过去,但那不是问题,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很轻松就能继续下去。

最近,忽然有一种使命感在作怪,驱使我必须要写。特别是当想到那些人和事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故乡正在一步一步趋向消失,曾经活跃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正在一个一个离我们而去,记忆在岁月的长河中一点一点被沉淀,想到早晚有那么一天会成为一片空白的时候。我觉得是不是应该为这些做点什么。因为我不甘心故乡和亲人们在我的心灵里只留下一张白纸,至少应该留下点印痕。趁着我还有精力,思维也还算可以的时候,尽量做点事情。这就是我想继续写下去的原因。

 

接下来的几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雪。一场一场的风搅雪,把气温不断地往下降。在我的影响中,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冷。而我们家的那房子是改革开放后的第十个年头盖起来的,外表看上去是砖瓦房,很洋气。但墙体以及门窗都做的质量很差,不严实,四处漏风,一点不保暖。在这种数九寒天的日子里,屋里完全靠燃烧的炉火来保持温度。只要炉子一灭,从四处进来的寒气,很快就会把热气排挤出去,人马上就得受冻。而母亲已经病到这个份儿上,骨瘦如柴,根本没有一点抵抗力。虽然睡着热炕,盖着棉被。尽管她已经说不出来,甚至失去了知觉。那也不行啊,不能再让她受冻啊。我只好连夜守着炉子,不断地加煤。母亲一直不能睡的安稳,睡一阵就醒来叫唤一阵。而我又没有任何办法解除她的痛苦,只能眼睁睁地瞅着。

我穿着棉衣,坐在炉子旁的小板凳上,手里捧着本《王小波散文集》,却无心看一眼。书仿佛就是一个陪伴儿,拿在手里就像有个事情干似的。窗外夜色漆黑,屋里灯光刺眼, 形成鲜明的反差;寒冷而寂静的深夜,母亲痛苦的呼唤;这样的夜晚多么难熬!我从母亲的痛苦中感知到了人生的悲凉。人活一世究竟为了什么?既然连死亡都要经历如此的煎熬,又何必来到这个人间呢?母亲七岁时失去母亲,十五岁嫁到我们村来,60年的大饥荒丈夫被活活饿死,而后又改嫁了我父亲,一生抚养大七个孩子,没明没夜一辈子,受尽苦难和贫穷的折磨,如今死到临头还要承受如此病痛的折磨。难道这就是人生?

我一次一次地看表,一次次地向窗外张望。希望这漫漫长夜快点过去,光明快点到来。仿佛只有天亮了,什么都有了希望似的,又好像天亮就能改变什么似的。其实什么也改变不了,那只是一种毫无道理的错觉。对于母亲来说,只是在她的生命历程中增加了一天,而这一天又毫无意义,只是多了一些痛苦的折磨罢了,同样是在一分一秒地向死亡靠近。换屎尿布、擦洗,然后是做饭、喂饭、喂水,我看着母亲连吞咽水都那么困难,那么费力,心里有多么的无奈。虽然人终有一死。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