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我的自传(八)  

2013-05-19 08:58:3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接下来的差不多一个月里,我没有再看到玉清。没去找她,她也没来找我。所谓的冷战在一天一天延续着。我虽然心里有些着急,但憋着一股劲儿硬撑着。你不找我,我决不去找你。我是个倔强的人,有时候明知道在犯错误,也要那么做。

随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在户外几乎什么都干不成,真正到了猫冬的时候了。那些忙了大半年的人们,终于有了闲暇的时候。在大部分时间里,都被严寒封堵在屋里做家务或唠闲磕,有的甚至打打麻将或编棍子。这样一来,我除了帮父母干点零七八碎的冬活儿之外,就有了充足的时间读点书或写点东西。但我是个性情中人,实在太憋闷了,就冒着严寒到硬邦邦的田间小路上去散散步,看蓝天下广袤的原野;到村前的小河边溜达,看那绵延悠长的耀眼的结冰;到树林里的荒草中坐上一会儿,享受那里的宁静;很快便会心情舒畅,回来后就把看到的和想到的写成文字记录下来。也不失是一种惬意的享受。冬天的寒冷,丝毫不能冻结我的那颗对文学的激情澎湃的心。

一天上午。我带着自己写的、并经过反复修改的俩首所谓的诗,兴冲冲地跑去M镇,到邮电局买了信封和邮票,把它们寄往《草原》文学杂志社。

那是我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的第一次投稿。当我把信塞进挂在墙上的绿色邮筒时,那心情真的很难准确地用语言表达,不知到底是兴奋还是紧张。我虽然压根儿就没想过一定会成功,但很害怕失败。甚至在返回来时,遇上熟人都不敢实事求是跟人家讲我干了什么。因为我对自己的诗能不能被认可毫无把握。

接下来的等待才是最难熬的。时间像抻长了的幽思,让人感到既焦虑又痛苦,且那么漫长,简直难以忍受。我日日夜夜做着各种各样的梦想和猜测。我不知道寄去的稿件人家能否收到,收到了有没有人当回事地看,能否被采纳,或者是直接被扔进了废纸篓。每天一睁眼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困扰着我。更何况我的胃病又一直没好,动不动也来寻我的麻烦。有时候我真的很后悔不该投那稿子,省的每天惦记它。

半个月过去了,杳无音信。然而,正当我对它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回信却来了。

那天中午。除大哥之外,我们全家人正围坐在炕上吃午饭,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儿跑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的大信封,进来二话没说丢下了就走。信是邮递员送到附近的小学,老师让他给稍回来的。

我赶忙拿过来一看,是《草原》文学编辑部的专用信封。我看着它,一股热流从心里蔓延到全身。不管那里装着什么,什么内容。对于我来说,都是对我的自尊心的一种最大的安慰。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水平很低,对发表压根儿不抱太大希望。但是我对文学的热情和神圣的崇拜所发出的呼叫,起码得到了回应。

我拿起剪子很规矩地把信封剪开,看到里面是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专用稿纸。我把它拿出来打开看,上面这样写着一行潦草的钢笔字:

二小小朋友:

    你的稿件我们已经收到,但通过审阅不具备发表的条件。文学是个苦差事,希望你在这个大好形势下干点实业。

                                                                                 杨啸  云照光

                                                                                     某年某月某日

我手捧着这段简短的文字,马上又觉得有一股寒流从脚底一直蔓延到全身,然后在头顶凝结成一个大冰块儿,冻得的我浑身只打冷战。我已经完全麻木,全身没有了任何知觉。

杨啸和云照光作为《草原》文学杂志社的俩位老主编。我不能说人家说的话没有道理。但是,他们的话给我的打击无疑也是很大的。

我作为一个热爱文学的小青年。由于太年轻,幼稚和单纯是无可厚非的,毋庸置疑。但是我的热情至少不应该受到那样的摧残。这使我的勇气之剑一下子被彻底折断。使我再也不敢去探访任何文学编辑部。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