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俩点一线(十)  

2013-04-24 16:16:2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俩点一线第十集

无巧不成书。椰子母亲所说的烧刀子,正是离开桃子母女俩回城的父亲。烧刀子当年来老鸦沟插队时,只有十九岁,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儿。由于是城里来的,白白净净,且有高中文化,能说会道,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比老鸦沟的这些毛头小子看上去要顺眼的多。山沟沟里出生的这些女子,哪有不喜欢的。于是,当年老鸦沟最漂亮的女子桃子妈,便很快和他好上了。后来直至有了身孕,俩人又不得不结了婚。然而好景不长,夫妻俩只过了三年,烧刀子就收到了回城的消息,边毅然决然撇下了桃子母女俩,带着比桃子更小的儿子果果回了城。尽管在离婚时,他答应过桃子妈,回城了也再不结婚,等生活稳定下来,马上就回来接她们母女俩进城。但是说是说了,烧刀子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二十多年已经过去了,桃子妈不仅希望烧刀子真的能回来接她们,也更想自己的亲骨肉果果。然而,她从耐心等待直到最后彻底失望,把眼睛都盼瞎了,哪怕连一封信也没有盼回来,更不用说见人了。

当然。尽管烧刀子也有他的难处,比如城市户口问题和工作问题,实在无法让他顺利把乡下的老婆孩子接回来。但是,回了城后变了心恐怕才是主要原因。他回到河滨后,在父母的帮助下,结交了当年在教委上班的椰子母亲。于是,先在椰子如今上班的雨田中学(原25中学)谋到一个体育教师的职位。然而,烧刀子毕竟是个很会见风使舵的人,天生就有会昧弄的超高本事,对上能溜须拍马,对下能包容克制。因此,不出俩年便在本校谋取了个不用再上课的搞后勤的职位,同时又混上了在本校任教的“甜点心”,俩人又很快结了婚,又有了一个女儿草莓。至此便把桃子母女已经忘的一干二净。现在,女儿草莓已经十八岁,明年就要参加高考。

他不仅淡忘了桃子母女,就连从老鸦沟带回来的儿子果果也不怎么上心。果果离开母亲和老鸦沟到河滨时,才刚一岁多,就一直由爷爷奶奶抚养着。烧刀子作为父亲,除了在经济上不得不给以供给之外,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怎么管了,仿佛生儿子就是给父母养活的似的。他也的确管不过来。尤其在和甜点心结了婚以后,就更是顾了这头顾不得那头。 而果果呢?几乎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关爱,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虽然爷爷奶奶照顾的也不差什么,但毕竟还是俩码事。在果果的记忆里,她根本就没有母亲,只有一个几天甚至几十天才能见上一面的父亲。他觉得自己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因此打小就养成一种孤僻的性格,不愿意和别人来往,出来进去都是单来独往,更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就连邻里之间的孩子都不肯跟他玩儿。上学就更不用说了,稀里糊涂糊弄到初中毕业就回家了。如今已是二十大几的人了,连个工作也没有,整天在外面瞎混混。烧刀子曾经通过找人帮忙,给找过几回工作,但都不愿意干,干不下去。

现在,果果除了睡觉和偶尔回家来吃顿饭,几乎是一天不着家。他和烧刀子的父子关系已经变得非常冷淡,说话也没有任何分量。作为父亲,在儿子面前变得没有任何办法。果果一天到晚要么玩游戏上网吧,要么白天晚上在大街上晃悠。整天一副游魂饿鬼的样子。爷爷奶奶已经年迈,拿他就更没有办法了。

但是钱不能不给花。一个没有正经事情干,而又整天在外闲逛的年轻小伙,如果手头没有钱花,将意味着什么?这一点烧刀子非常清楚。作为父亲,他必须尽力满足他的需求,免得在外面惹是生非,但又不能太过分,太过分了当然也不行。因此他把钱交到父母手里,并吩咐掂量着给。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招就很快失效了。他现在可不管哪个,花的没了就跟爷爷奶奶要,不给也不行。

今天早晨。烧刀子先到学校去了一趟,然后就匆匆忙忙开车到父母这边送钱来了。因为昨天半夜父亲打电话,说果果昨天没钱了,却走了一天没回来,晚上也没见人影。

这消息当然把烧刀子急的够呛,所以一大早就急忙赶过来了。刚上了楼,一宿没回来的果果也刚进屋,才在自己的房间里躺下。

刚进了厨房要给孙子做饭的奶奶,听见儿子也来了,便返出来没好气地冲烧刀子说:“人家养儿子是为了防老,我们倒好,养儿子养出一身罪过,六七十岁的人了,儿子不管倒也罢了,还得伺候孙子。我们要是死了,看你们还活不活了!”

烧刀子听了母亲的话,气越发不打一处来。他不敢和母亲回嘴,就直接冲着屋里躺着的果果骂道:“你他妈的一天啥也不干!在外头晃荡!晃你就晃吧!白天还晃不够!晚上也不回家了?!”

躺在床上的果果听见烧刀子骂他,一骨碌爬起来,脸上带着愤怒,直接冲向父亲,抬手照脸就是俩拳,然后就奔向厨房取菜刀去了。爷爷奶奶看见情况不妙,拼命过来拦下,一并吩咐烧刀子快走。

烧刀子的鼻子已经出了血,但早已顾不得那么多,听见父母的喊叫,拔腿就跑。下楼来才长舒一口气,浑身已经冒了汗。他狼狈不堪地钻进车里,开着就走了。

椰子妈给烧刀子来电话时,他刚刚开车出了小区大门。说来也是,椰子妈也真是不走时气,偏偏这时候来电话。这种时候,烧刀子哪有心事搭理别人的事情。自己儿子的事情就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不知道下面给如何处理。更何况昨天晚上甜点心就已经把椰子因为不愿意参加考试而没上班的事和烧刀子说过。还说椰子太娇气,仗着母亲在教委有关系,说不上班就不上班了等等。把椰子编派了半天。因此,烧刀子从椰子妈的来电中听说要给椰子安排工作,就干脆没有答应。

 

椰子从小区出来,就直接沿着门口马路上的人行道走。她一边走一边注视着俩边的门市房,碰到有贴着或写着“出租”字样的就过去往里面瞅,有时候还站在门口打个电话。就这样,她一条街一条街地走。一个门市一个门市地问。

刚才,就在她坐在小花园围墙上沉思的那功夫,忽然又想到了开心果:既然这么多年来她能够靠给人家上钢琴课挣钱,我何不干脆开个钢琴班儿呢?同样是可以养活自己的呀,干嘛要死呆在学校受领导的窝囊气呢?

椰子是个想到哪儿就能做到那儿的姑娘。这些年来当教师也攒下些钱,手头硬气,能拿的出来,所以也不用和父母商量。只要自己愿意干的,她是能够自作主张的。

整个上午,她就是那么在街上走来走去,寻找自认为合适于开钢琴班儿的房子。这期间母亲来过几次电话,她都只说和朋友逛街呢,并没有说在找房子,怕母亲万一不同意啰嗦她。她想把事情办妥了再说也不迟。

 

那天晚上,我和桃子一直坐到天亮。作为青梅竹马的相好,但我既然不能够娶她为妻,就不能对她不负责任,更不能再伤害她的感情;要是作为兄妹,那就更不能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安慰她,等母亲的病况有了结果,只要回城,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带走,让她永远离开这个使她伤心的地方。

桃子在这一宿不知哭过多少回。我看着心疼,却丝毫没有办法阻止她。天亮以后,她终于走了,临走说是要跟我上医院去。我没答应,告诉她在家把自己和母亲伺候好就行了。还钱的事情也不用她管了。

这样。我临走把钥匙再给了桃子,离开家到老鸦沟信用社把钱还给二锅头。因为母亲还在医院不知死活,我无心再和他理论什么,只告诉他以后不要再纠缠桃子。二锅头答应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