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俩点一线(第一集)  

2013-02-20 18:32:5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俩点一线(第一集)

                                           你从哪里来?

                                           你到哪里去?

                                           心居无定所,

                                           茫茫人海里。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星期天早晨,我总会赖在床上,只睡到红日阑干,硌的难受了,才会起来。自从有了班儿上,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父母远在农村老家,鞭长莫及,管不着我;单位又没买下我的星期天,八竿子打不着我;一个人的日子过的既自由又惬意。说起来,我能熬到今天这一步,也实属不易。在穷山沟里父母含辛茹苦把我养大,自己磕磕绊绊考上了大学,低声下气地找到了工作;辛辛苦苦奔波了这么多年,才混到现在这个境地;不愁吃,不愁穿,手头总有钱花,清闲自在。每每回想起来,都能偷着乐半天。至于说找媳妇,成家立业的事。在我看来,那是以后的事情,暂时不必考虑,也没资本考虑。尽管我已经老大不小了。但是,人越大越有理智,真理。

这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样,醒来了也继续在床上躺着,从床头柜上拿起眼镜戴上,又拿过一本杂志胡乱翻着。电话铃响了。我把书放回原处,再把电话拿起来一看,是椰子打过来的。

“馒头,干嘛呢?”

“睡着呢,干嘛?”我回答。

“你说干嘛?找你!都几点啦,还睡着呢?大懒虫一个!快起来!有事!”

“你说吧,什么事?躺着也不耽误说话。”

“不行!必须得起来再说!我这就马上出发到你那儿去!快点啊!有好事情告诉你呢!”

不等我再回话,椰子已经把电话挂了。

半个月之前。在一次同事的聚会上,朋友“蓝带”把椰子介绍给了我。那意思很明显,要给我介绍对象,可是我自己认为离搞对象还差的很远。不过我们见面以后,彼此都觉得很能谈的来,就不由自主地愿意往一块儿凑合,说说话,聊聊天,吃点喝点,制造一些朋友间的浪漫,当个朋友好来处。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意思,至于人家怎么看待,只有人家知道。

说实在的,椰子人挺好,无论从长相还是气质上来讲都不错,又热情大方,是个好女子。她父母都是南方人,属于知识分子,调到河滨市来工作已经多年,早已是真真正正的海滨市人了。椰子虽然出生在南方,但也是在海滨市长大,从幼儿园到上学,再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从来没离开过河滨市,更没离开过父母一步,虽然难免娇惯,却也知书达理,有大家闺秀的品质,现在一所中学任教,自从和我认识以来,有功夫就约我和她一起玩儿,很是情投意合。不过,相比之下,我虽然学历比人家高,工作也暂时比人家强,但我在大山里出生,土包子一个,凭着近二十年拼死拼活,没明没夜的奋斗,才混到了现在这一步,但终究还是房屋一间,地无一垄,连住的这小房子都是朋友借给的,拿什么跟人家搞对象?人活着得有自知之明。

我急忙起来穿好衣服,一边抓紧收拾乱糟糟的屋子,一边猜测椰子过来到底想干什么。不管怎么说,人家要来,总得像个样才行。

她家离我这儿并不远,骑自行车十来分钟,要是打车过来那就更快。不等我收拾完,敲门声就响了。我一边喊“来啦!”一边过去开了门。

椰子兴高采烈冲了进来,仿佛刮来的一阵春风。不过我并不是十分高兴。这是她第二次登我的家门,第一次就在昨天下午。我觉得如此频繁的来往,未必是一件好事。不知为什么,越是这样,越觉得我们之间离得越近,我这心里就越不踏实。我甚至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听大炮的,稀里糊涂靠近人家。我是个注重现实的人,觉得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压根儿就不配如此接近一个女孩子,更别说谈恋爱搞对象了。

“你怎么啦?”椰子站在我面前,惊愕地看着我,又说,“见了我不高兴?霜打了似的?” 她显然有些生气,没预料到我会这样。

“没什么,有点不舒服。”

“怎么啦?病啦?”

“不是。”我回答说。

“我今天过来告诉你,昨天晚上我把咱俩的事和我爸妈说啦,他们说如果你愿意,今天就想见见你。”

椰子穿白色T恤,半截牛仔裤,挎棕色挎包,像往常一样把头发松松地绾在后面,看上去也没有特别打扮。依然面对面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毫无任何思想准备,甚至感到非常意外,简直有些不知所措:“啊?椰子,你这是干嘛呢?也不和我说一声就自作主张啦?”我觉得她有些太轻率了,可是又不想伤害她,于是只好说:“我看还是改天吧,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你叫我怎么去呀?”

椰子听了,把头低了下去:“怎么?你不愿意?也不喜欢我?”

“不是,我是说这也太仓促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先走啦!”她说完转身就走。

“别的!你回来!什么时间?我去。”

椰子见我反悔了,转过身来,依然恼恨恨地冲着我说:“还用说呀?就现在。”

“那你稍等我一会儿,叫我换个衣服,总不能就这么去吧。”

“好吧,快点。”

我开了衣服柜子,拿出一件自认为能上得了排场的淡粉色衬衣和黑色长裤,回头对椰子笑了笑,然后进卫生间换上。出来时,椰子已经在门口等着我。我返回来,从抽匣里拿了些钱,又找到银行卡也带着,这才向椰子走过去。

椰子已经很高兴。她见我走过去,主动把手伸给我。我们出了门下楼去了。

天气不错。阳光照在门前的小花园里。几个粉白相间的水磨石花池里,各色鲜花开的正盛,花池间的虎皮石小道上和广场上,有不少人行走,有散步的,有往小区外走的,有从外边回来的。由于是星期天,更有不少学生孩子,乘着不上学也在那里玩耍嬉闹。今天比平时自然热闹了许多。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多天气,认识了不少人。平时上班下班,出去回来,准能碰上一些相识,相互问候一声,打个招呼是很自然的事情。因此,我和椰子手牵手从花园走过,也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那些目光显然带着羡慕。我转过脸看着椰子那漂亮的脸蛋,心里难免产生几分得意。说实在的,我在这个小区里住了这么长时间,还真就极少看到过有那个女孩儿比椰子更漂亮可爱。

“看什么?没见过?”椰子一面笑,一面得意地说。

“椰子,看起来你的确很招人稀罕。”

“偷着乐去吧,能和我手拉手一起玩儿,算你的造化。”

“嗯,我承认我的造化不小。”

“那你刚才还不愿意跟我走呢,把你牛的。”

在这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椰子。

“椰子,第一次登门,你帮我参考一下,该买点什么东西做见面礼呢?”我们一边往小区门口走,我一边又说,“虽然我是个山汉老土,可这第一印象很关键,我也是知道的。”

“嗯,我也觉得很有必要,免得自找麻烦。”椰子歪了一下脑袋,顽皮地抿着嘴笑了笑又说,“光有馒头肯定是不行的,乍得也得弄点菜是不是?”

说到馒头,我忽然问:“嗳?你说你爸妈要问起我的名字,我该怎么说?就叫‘牛馒头’?还是叫‘牛虻’”

“这个我就不管啦,全凭你自己发挥吧。”椰子又噗嗤一笑,然后打趣说,“要么你就说姓牛没名儿,你看咋样?”

玩笑着,我们已经出了小区大门。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