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小说?情债危机(第十五集)  

2013-12-14 22:15:4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一下显示屏上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想按下接通键,但没有按下。因为此时我的心情非常糟糕,不愿意带着这种情绪告诉椰子我正在找工作。人啊!一旦失去了工作,腰包里没有了钱,就觉着矮了几份,什么都不如人,走在大街上,不如走在阴暗角落里觅食的野狗体面。

“电话就不要接了吧,以后再说。”我这样想着,长叹一声,然后果断地把电话放回口袋,站起来继续往前走。我真的很郁闷,一双眼睛漫无目的地向两旁张望着,仿佛在森林里迷失了方向似的。

忽然间,我看着街道俩旁排的满满的形形色色的广告牌,眼前如闪过一道金光。前面正巧还有几个工人正在给一家新装修的店铺安装广告牌,那忙忙碌碌的场景,让我的心头一热,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油然而生。

于是我想:“常言说的好,退一步海阔天空,真是不假,现在到了该把身段放下的时候了,就和他们一样,先找一份安装广告牌的工作,那怕就干力气活儿也行,先弄个吃饭糊口的地方再说,肯定比找广告策划坐办公室的工作要容易的多,实实在在当一回农民工有什么不可以的?自己本来就是农民出生嘛,当初考不上大学,不也得活着吗?怕什么呢?相信我一定能行,而且也一定比他们干的更好。”

就这样,我在天黑前终于找到一份安装广告牌的活儿,并且是既包吃又包住。尽管收入比起我以前的差的很多,但也能接受;尽管工作条件和以前也没得比,但我年纪轻轻的,吃点苦怕什么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千真万确。吃不到馒头,吃大饼子也一样得活呀。

我的工作地点距原来的单位并不算远,在一条以销售和加工各种装饰材料为主的大街上。门市一个挨着一个,门市前的人行道都成了各种工艺制作的场地,因此杂乱无章,噪音很大,行人都不敢过往。

我是看到招工的小招贴才找到这家门市的。老板姓丘,绰号“大狸子”,是一位四十出头的汉子,长得高大壮实,白白胖胖,一口标准的本地口音,并且说话嗓音洪亮,简直有些傲慢的情调。

我是在他的店铺门前见到他的。我们见面时,他正在指手画脚地指挥几位工人做一个大牌匾。当我向他说明来意时,他从上到下仔细端相了我老半天,大概认定我比较符合他的招工条件,可以在他这里干活,才把我领到门市里,在一张简陋的办公桌前进行了短暂的交谈,最终达成了口头协议:我可以在他这儿上班了。

至于他开出的工资条件,我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因为我觉得,在这种困境中是没有资格和人家谈条件的,先干干再说。随后我到了住宿的地方看了看,说好了很快就会搬过来住。然后我就离开了。

按照甲方的图纸要求,广告牌在门市里做成,然后再运到甲方那里安装,是大狸子主要的经营对象。而我晚上安身的地方就在门市后面的一间简陋的小房子里,要和其他从农村来的几位工友挤一个床铺,吃一个锅里的饭。从现在开始,我已经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农民工。

一切都和我以前的工作不能相提并论。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想:老天爷简直是和我开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不过反过来再想,无论如何毕竟算是有了工作。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有了工作就意味着有了生活保障,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本来想和丘老板大狸子说明一下我得特长,但最终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实在太盛气凌人了,以致我不敢轻易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当晚,我用通电话的方式,把现在的实际情况和蓝带说了一下,告诉他没必要再住他的房子了。

蓝带在电话里沉默了老半天,同意了我得决定,并且说要免除我欠下的房租。我说等挣到钱就补上。

蓝带却非常吃惊地对我说:“馒头,你是不是病了?要不要上医院?”

我说我健康的很,并且告诉他今晚或明晚过来看一下房子,然后我就搬走了。

蓝带还在电话里和我说起公司的情况,我没心情听,让他打住了。说实在的,我从一个多月前老板与我的对话里,听出了世道的冷酷,世态的炎凉。甚至从那时起,我似乎才真正地了解了这个人世间。

现实是最残酷的,生活让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既然是当一回“农民工”,就应该按照“农民工”的生活方式生活。不可不必再浪费工资,去租楼房住。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很忙,也很累。一方面从蓝带的房子里搬到老板“大狸子”的门市住,根本就不适应。尤其每天和工友们一起吃住,我真的有些不习惯。我喜欢安静,愿意自由自在地在独立的环境下生活;另一方面,尽管我搞过两年多广告策划,但这份新的工作完全是俩码事,在广告牌的制作和安装方面我总是那么笨手笨脚,有些力不从心。尽管我出生农村,打小也干过不少活儿,能吃苦,体格不成问题,劳累是完全能抗的住的,但就是无法适应。尤其新的生活环境让我更头疼。我是那种不喜欢闲扯,不喜欢在闹哄哄的环境下工作的人呀。我知道这需要有个慢慢适应的过程。

转眼到了冬天。

那是个下过雪的早晨。我和几位工友一大早起来清除门前的积雪。忽然,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在旁边的马路边停下了。随后,椰子从后门下来了。

躲是躲不过的。我只好把铁锹放下,手套摘了,向站在马路牙子上的椰子走过去。

椰子的表情很平静,只是很平和地看着我。这让我或多或少感到有些意外。说实在的,自那次打完电话我没接,后来她又来过俩次电话,我都没有接。然后椰子就再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打电话为什么不接?是在跟我玩儿失踪?”椰子直接问。

我一时无言以对。

椰子抬头看着门市的广告牌,然后问:“啥时候上这儿来了?”

“早就来了。”说着,我低下了头。

威士忌从车上下来了。他先是很诡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你们是?”

“朋友。”椰子说。

威士忌刚要和我再说什么。椰子说:“我有事走了,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完就转身回到车上。

威士忌见椰子上了车,也只是和我用微笑告别,上了车。

我目送轿车启动,然后很快在车流中消失,才返回来拿起铁锹继续除雪。当然,对今早的会面我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她是和另外一个男人乘坐轿车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