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散文?归乡之旅九  

2013-12-11 20:11:01|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的雪比往年多,在我回来的时候,屋檐下的水泥晾台上已经堆积了不少,而且结了冰。我又一直忙于照料母亲,根本没心情去清理。现在看着母亲的状态每况愈下,不得不为她的后事做准备,清理一下了。好在大哥和三弟已经回来,人手多了。我们用俩个半天的时间才把上面的冰雪清理出去,腾出晾台来,以便到时候办理后事。

我想,世上没有哪种事会比向死亡一步一步走近更痛苦的了,而母亲就处在这种状态。她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吃不下饭,不能喝水,呼吸不稳,脉搏紊乱。大哥一次又一次地叨咕说,想抢救过来也不是不可能,但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对于一个患有严重痴呆症的高龄老人来说,即使抢救过来也还是遭罪,早晚得有这么一回,与其如此,不如痛快走了,一了百了。这种想法虽然有些残忍,甚至大逆不道。但是,大哥的看法很理智,我表示赞同。不过赞同归赞同,心里还是极不痛快。

长时间的昼夜煎熬,我已经疲惫不堪。那天晚上,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和衣躺在母亲身边睡着了。忽然,脑袋被一阵猛烈的摇晃,我醒了。

“快起来,妈不行啦!”是大哥把我摇醒的。我急忙翻身坐起来,见母亲脸色灰白,完全变了样,而且头发直立,已经没有了呼吸。我抓起她如柴的手腕摸了摸脉搏,已经没有了。当时我虽然有些慌乱,简直要奔溃,但没有忘记抬起手腕看看表。那天是农历腊月初一晚上八点。

母亲就这样静静地走完她艰辛的一生,享年八十七岁。我抬手将她的眼睛和嘴巴闭上,然后和大哥三弟一起给她擦洗过身体,洗过脸梳过头。我们在灯光里,按照当地的乡俗给母亲妆穿入殓。

当一切安排妥当,再返回来收拾屋子时,我看到母亲已经不在炕上躺着,就实在忍不住了。忙乱过后的冷静,让我无比悲痛。我仰面躺在母亲刚刚睡过的热炕上,双手垫在头低下哭了。那时我的心里一片空白。只觉得从此母亲没有了,家也没有了,尽管炕还是我们的,房子也还是我们自己的,但母亲不在了就意味着一切都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