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不愿忘却的记忆?小雪大雪  

2013-11-25 20:30:11|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雪”节气过去有几天了。我一直想写一篇相关的文字,但又一直懒得伸手。今天总算来了点兴致,不妨试着写一下,作为对往事的怀念吧。

在我的老家有这样一句俗话:“小雪大雪,杀猪过年。”意思是说,在小雪与大雪俩个节气之间是杀猪的最好时机。因为过了“小雪”,就意味着寒冷的冬季真正地开始了。天寒日短,猪因为寒冷而不容易再长膘,继续喂下去也是白浪费饲料;另一方面,冰天雪地的,储藏肉也比较方便了。因此,人们管小雪到大雪的半个月称作杀猪季。

小时候虽然家里贫困,但猪还是要养的。不过舍得大大方方自己杀的时候并不多。通常情况下,长到能上市的分量,就会整个卖给供销社换钱花,偶尔有的年份喂到杀猪季了,猪还正好没长到能上市的分量,再喂下去并不划算,万不得已情况下,父亲才会选择杀掉了卖肉。

那年头,一年下来也吃不上几回肉的。在我的记忆里,家里隔几年才能杀一回猪的。也因此,杀猪就显得很隆重。那天绝不亚于过什么节日,是那么让人兴奋。父亲也通常会把杀猪的日子选择在星期天。到了这一天,大家都早早起来,吃罢早饭母亲就开始忙着烧一大锅水。父亲出去一面招呼亲戚,一面找来帮忙的人。从早晨开始,屋里院外便是一片忙忙碌碌。直到大伙热热闹闹吃上一顿杀猪饭。才肯罢休。且不说吃肉吃聚餐带来的享受,单是那气氛就足够一说的。至今回想起来,也是件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虽然有“猪羊一把菜”的说法,但杀猪的场面还是很残忍的。我是不大愿意看那场景的,通常会和母亲躲在屋里帮着烧水,一面看着母亲于心不忍的表情,一面听着猪的惨叫声平息下来,才肯跑出去帮点小忙什么的。好在杀猪毕竟是大人们的事情,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只是看热闹等着吃饭而已。

猪杀倒后,褪毛、开膛、抖肠、下头蹄等活儿,就由父亲一个人完成。而我们一帮小孩子围在旁边看热闹。最有趣的是,由于和母亲关系不大好,我姑平时很少过我们家来。但是在杀猪这一天,她是必须要过来的,进门就上炕,稳稳当当坐在热炕头的位置上,帮母亲做饭。炒肉,擀粉皮、做油炸糕,母亲在姑面前,永远是打下手的,在地下转来转去,做什么都得听从姑的支配。在这一天,她们相处的是那么和谐。这也让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油汪汪的猪肉炖粉皮,黄澄澄的油炸糕,吃的满嘴流油,撑的简直弯不下腰。想起来都有些想回到那个年月。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