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散文·记忆的困惑  

2012-06-23 20:50:05|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初中时教数学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教师,穿的那么干净,脸白白净净,头发特别黑亮,梳俩条齐肩的短辫,特别是那双手,简直是那样的肉乎乎白胖胖,和学校里的其他教师相比,显然有明显的区别。因此我特别喜欢她,简直成了我单恋的对象,经常让我想入非非。她是我们学校唯一有城市户口的教师,是从县城新分配来的。尽管我对她的迷恋看起来很荒唐,但是我绝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能不能实现是一回事,想象是另一回事。也因此,我不但特别喜欢数学课,更喜欢看她讲课。后来,她大约感觉到了我有些不对劲,于是那种感觉在她身上产生了连锁反应,她经常把课堂的气氛搞的很尴尬。不过,这件事并没影响到她继续给我们上课,只到最终因为其他原因被调回城去。

她姓刘,父亲曾经是我们乡(原来叫公社)的书记一把手,因为四年前篡改推荐上大学的名额,而活生生逼死了一位和她女儿同龄的女孩儿。而我所喜欢的这位刘老师,正是当年取代了人家而自己上了大学的书记的女儿。可是,我一方面始终感到很纠结,一方面又越来越喜欢她。因为我既从她身上丝毫看不到如她父亲那样霸道的一面,也看不到她对曾经发生过的事有什么愧疚的表现。她总是那么亲切善良,一直对同学知寒问暖,有无比的关心和爱护。她一直表现的中规中矩,教学任务也完成的很好,水平也不低于其他教师。

然而。她只教了我们一年就被调回城去了。原因是她父亲的事已经败露,被下了台。而她也因为受牵连被取消了教师资格,回城后也没了工作。后来我曾经专程去看望过她。那时候她已经结了婚,成了一名家庭主妇,一直再没参加工作,只到改革开放才找了一个小学教员的差事。

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不为别的,只是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很荒唐,荒唐的简直让人哭笑不得。父亲为女儿而犯了错误,女儿又必须得为父亲的错误而付出代价。这就是中国式的政治逻辑,从古到今依然如此。从古代的一人犯法株连九族,到文化大革命的父亲是“黑五类”儿女便是“狗仔中”。而如今好像又倒过来了,儿子犯法首先要看父亲是什么种类,然后再下结论。

说到这里就不能绕开这样一个话题,那就是如何看待所谓的“官二代”和“富二代”的问题。说实在的,尽管我同样对某些横行霸道的二代们深恶痛绝,但是我对把犯罪和父子关系联系起来深表遗憾,把儿子们的罪名和父亲们联系起来看,这本身就是违背事实的,和文化大革命的老子地主儿反动又有什么区别呢?这种带有情绪化的逻辑上的错误实在是很幼稚的。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