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散文·鱼香飘过  

2012-05-13 14:04:13|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那十年,我差不多是在长春度过。那时候我光棍儿一条,生活相对没有负担。没有负担的人往往也就没有什么规律可言。于是,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之外,便有很多游手好闲的机会,想去那儿就去那儿,也没人管没人惦记。这其实也可算作是打光棍儿的一个好处吧。一句话,就是自由。

这样的光棍儿生活给了我很大的活动空间。因此,我在那些年里结交了不少的酒肉朋友,狐朋狗党。他们中有城里人,也有乡下人。而我本身就是从乡下跳到城里的,所以对乡下朋友格外有一番情感,于是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跑到乡下去,到朋友家去偷清静,吃点喝点玩儿点儿,高兴了就一住便是好几天。

记不确切究竟是哪一年的夏天了。我约了市里的一位姓胡的朋友,到住在郊区的一个养鱼的朋友老余家去吃鱼。

那是一个天气温暖、阳光和煦的上午。我和老胡先坐公交然后再打出租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便到了位于长春市北郊的谷家店儿。我的朋友老余就住在那里。孤零零的三间小平房,一个毫无任何遮拦的小院儿,小院儿里很随意地种着些瓜果蔬菜,小院儿前便是一亩鱼塘,鱼塘的四周是郁郁葱葱的稻田,一股清澈的溪流从稻田里淌出来流进鱼塘。那景致不由得让人想起“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千古名句。好一番悠闲雅致的田园风光。

老余果然是个很会生活的人。他是卖掉了屯子里殷实的家园,专门选择在自家的稻田旁搭起这三间简易房,挖了鱼塘,一边养鱼一边伺候稻田。这样的选择是一般人做不到的。老余年近不惑,儿子已经成家立业,用他的话说任务已经完成,到了该自己享受生活的时候就得享受,不能再想别的。因此夫妻俩选择了这种悠闲自在的生活方式。我们到了他家时,他正坐在鱼塘边下了鱼竿儿钓鱼。见我们走进小院儿,他便收起鱼竿儿迎接我们。

老余说他钓鱼只是为了好玩儿,而我们奔他家去是为了吃鱼。于是,大家寒暄一阵后,他让我们进屋里等着,自己就穿了水裤带了渔具抓鱼去了。

我本来想跟着过去看看,却被他拒绝。他说鱼也是怕生人的,我去了就不容易逮住。尽管我还不曾听说过有鱼怕生人这一说法,但也只好听从安排,只能为没有亲自看到老余逮鱼的经过而遗憾万分了。

养鱼的必是吃鱼的高手。转眼功夫老余就用网兜提了俩条鲤鱼和一个大草鱼回来,我在惊讶他的神速的同时,简直怀疑他的鱼塘里是不是搽慢了大鱼,就像从蒸笼里拿馒头那样轻松地一伸手就能提上来。可是当我问到这个问题时,他却偏偏说这茬鱼已经卖的所剩不多,只剩下够自己吃的了。于是,我打内心佩服老余的身手不凡。老余把鱼提到菜地旁边的压水井跟前,三下五除二把鱼收拾干净和老胡一起端回屋做去。

我是个在屋里呆不住的人。更何况在那种既清静又优美的田园环境里,闷在屋里呆着,实在是一种罪过。我依然清晰地记着,在老余的房后有一条类似于水坝一样的田埂,大约有一米多高俩米多宽,绵延横亘与稻田之上,除了顶上有一条小路之外,田埂上长满了杂草和野花,而且势头非常旺盛。

我沿着田埂上的小路向西走,头顶着悠悠飘过的白云,眼望着俩旁的稻浪翻滚,清凉的丝丝地风吹过我的面颊,吹进我的心田。直到一汪开阔的水库挡住了去路。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