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小说·挂红灯五  

2012-11-09 09:08: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沟子中学就在东沟子沟口的山脚下。学校背靠山坡,前面是一马平川的滩地。学校周围有一些一尺多粗的大杨树,白涂水新刷过的围墙上用红涂水写着一些大字,老远就能看的清楚,十分显眼。围墙里倆排四栋蓝瓦盖顶的房子,也有一些稀落的老东北杨长在房子周围,见证了这所学校二十多年的建校历史。这些年来,附近十几个村庄所有有机会读初中的学生,都在这里就读过。学校有六间教室,一个办公室和一个仓库。每俩个教室中间还有一个小单间,是专门为住校的老师提供的。校园布局合理,环境整洁,设施完好。是周围几十里范围内最好的学校。

杏树沟距学校有五里地的路程。虽然一路下坡,快走也要四十分钟才能到。水杏上学每天要走俩个来回。早上去了中午回来吃饭,吃完饭下午再去,到了晚上再回来。念一天书花在路上的时间就有三个小时,枳实够辛苦的。她身体瘦弱,小小年纪,一个小女孩儿上一天学下来,尤其晚上一路爬坡到家时,常常已经筋疲力尽。随着天气的逐渐转暖,尽管日头一天比一天长了,不用像冬天那样天一亮就动身,但也得太阳没出来前从家走,着急忙慌赶到学校时,才正好能赶上上早自习。

自今年开学以来,学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学不久,上面就分配下来几位公办教师,把当地的一些老民办替换回了村里,到小学教低年级学生去了,而这些新来的教师,个个都是正经师范毕业的年轻人,既有活力又有文化,有的甚至是从县城的某些学校里抽调下来的。更主要的是,他们都被分配做了各班的班主任。与此同时,也有几位比较年轻的当地民办老师,相应上面的号召,一边教学,干脆住在学校里加紧复习印发下来的资料,为参加师范考试做准备,也有几位则不想通过考试,而是找后门儿跑门路为转正四处奔波。

除了这些之外,上面还经常下来一些新政策,要求学校必须以学文化课为主,取消了文艺宣传队、《毛选》学习班等一些其他活动班子,学习气氛变得一天比一天紧张。学校里的每一个人,仿佛都有了自己的明确目标,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最大的变化是,去年新升上来的初中一年级俩个班,被改制为小学六年级。虽然班级原封不动,还按原来的教程进行授课,但学制已经变了,今年还要重新参加小学升初中的考试。因此,水杏更是一天到晚忙的要命,丝毫不敢松懈。

总之,教育被看得一天比一天重要了。

水杏所在的班也撤换了班主任,新来了一位叫吴凤鸣的年轻人。他是师专毕业后直接被分配到东沟子中学来的。

那天早晨水杏一走进教室,早自习的铃声就响了。她在自己的座位刚坐下,教室门开处走进来一位年轻人。他一面向同学们看着,一面走上讲台,拿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先写下“吴凤鸣”三个大字后,才转过身来说:“同学们静一静,从今天起原来的班主任不再是你们的班主任啦,由我来接替,我叫吴凤鸣,以后的语文课也由我给你们上,现在我点一下名,叫到谁谁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

新来的班主任白白净净,头发梳的很整齐,鼻梁架一副黑框眼镜儿,穿一身崭新的深蓝色套装,黑皮鞋。和那些当地的松松垮垮的老师相比,他明显精神了很多。而最大的不同则是他能说一口普通话,讲话逗的同学们只笑。普及普通话教育这么多年,还没有人用普通话在东沟子中学上过课,因此就显得非常新奇。那天早上他走了以后,大家谁也不再读书背课文儿,只管交头接耳地相互议论这位从城里来的新班主任。有的女孩儿甚至大胆地说看上了这位新到任的班主任。

在以后的几天里,水杏和其他同学一样,不仅从这位语文老师的授课中学到了更多新知识,也知道了更多山沟以外更广阔的世界。这对于从来没出过山沟的她们来说,能懂更多的社会知识似乎比学到的语文知识更重要。水杏从吴老师的言谈里慢慢地领略了学好文化课到底有多么重要。考上初中,再考上高中,然后考大学读大学,这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从吴老师的讲解中,她也真正滴懂得了“知识改变命运”这个新概念,对于山沟里的学生来说,意义更重大,影响更深远。吴老师经常从山沟讲到县城,再从县城讲到全国,从全国再讲到整个世界。简直让所有的同学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是啊,这些土生土长在山沟里的孩子们,任何山沟以外的东西对于她们来说都是那么新鲜,那怕是从城里来的一位中学教师,都能让他们感到新奇。

 “要重新参加小学升初中的考试”这个新命题,“根据成绩决定能上哪一个等级的学校”。 这种在以前从未有过的新变化。通过吴老师的讲解,让所有同学都卯足了劲,拼命地努力学习。

 

吴老师经常说: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时代,也是一个决定将来生存环境的年份,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下,我们谁抓住了这个机遇,谁将来就能挣干的,吃香的,喝辣的,谁错过了这个机会,就得继续走祖祖辈辈走过的路,现在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否则将后再后悔也是来不及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

水杏没有再去找旺泉。虽然住在一个山沟里,但一方面她实在太忙了,离重新考试只有短短的几个月,同学们都忙着学习,自己当然也不甘落后,因为就这几个月的时间,就像吴老师说的,要决定她将来能不能再上初中,上什么级别的初中,这简直太重要了。另一方面,自那天她从旺泉家回来后,父亲就很严厉地训了她一番,说她以后不要再旺泉旺泉的老挂在嘴上,一个小女孩儿老惦记人家干什么?把自己的书念好就行了,将来有出息了能到城里工作吃公家饭比什么都重要,旺泉念不念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才十来岁个人儿,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将来谁怎么样,不一定咋回事呢。

父亲的话,言外之意就是告诫她以后离旺泉远点,别再往一起凑合,抓紧时间学习要紧。

当晚,水杏被父亲的一顿训斥,弄得连饭也没吃,就到西间窑里学习去了。后来母亲看看不行,给亲手送过去这才吃了。

其实水杏是个性格温驯的孩子,平时也不爱多说话。只是父亲偶然多说了几句,她就有些受不了。尤其是针对旺泉的这件事上头,她感觉自己很委屈。这些年来,无论她和旺泉如何好,怎么在一起玩儿,父亲从来连半个不字也没说过,今天突然这样地训她,心里有点拐不过这个弯儿来。水杏更是个听话的孩子,通常父亲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可是今天她只觉得变扭。

自从母亲生了弟弟以后,小妹妹杏叶也被打发到西间窑里来,晚上也和俩个姐姐一起睡。以免半夜弟弟醒来哭闹影响她睡觉。通常情况下,只要大姐或二姐任何一个人在家,杏叶必是和她们在一起玩儿。当然,水杏作为大姐,每天回来,一边做自己的功课,一边还得管好俩个妹妹。这仿佛已经是她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她的责任。杏花在西沟小学上三年级,作业有哪儿不会的,她得给她当老师。而杏叶也混在一起乱写乱画。水杏都得管着。

当然。那天晚上她也听到了旺泉一手拉出的胡琴声。尽管她忙于学习,也一直在听着。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儿。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