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散文·空心村的守望者(二)  

2012-11-20 12:34:36|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我顺着车辙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努力在寻找一些逝去的记忆,企图勾起我对往事的美好的回忆。然而,眼里看到的景象,却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这让我很是失望。曾经镶嵌在山野上的一块块一片片的庄稼,如今不见了,只剩下一些耕作过的痕迹,被荒废淹没着,里面已经长满了野草。从地头到田间,到处是成片的白草,山蒿和黄花蒿令人讨厌地散发着扑鼻的臭味儿,还有那黄花开的正繁的铁线莲,叶子肥厚的马莲,随风飘逸的龙须和芨芨草,半人高的牛馒头与野胡萝卜。这些野生的植物,纷纷在疯狂地争抢地盘,在耕作过的田地里长的格外地旺盛。它们取代了接满铃铛的绿油油的莜麦,满眼里粉白鲜花的山药蛋,豌豆、胡麻、菜豆,什么都已经看不到了,就连最常见的荞麦也已经不见了踪影。看到这些,我的心里产生一种不可名状的茫然。这里分明是发生过一场史无前例的劫难。

为了不让希望彻底破灭,我继续往前走着,直至看到了那个村子时,才在一块平稳的石头上坐下来歇息。从山坡上望下去,那些用山皮石砌成的高低错落的院墙,院子里的房舍、猪圈、马厩、牛舍以及茅厕,大多已经坍塌的不成样子,统统变成了一片废墟,被荒草淹没着,分明是一副没有人烟的气象。再看山沟深处的那口辘轳井,大铁辘轳孤零零地立在井台上,只有旁边的俩个大石槽毫不动摇地为它作伴。我继续点上一支烟抽着,心中怀疑在这个山沟里是否还有生命存在。

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久久地坐在那里。这时,我看见一缕白色的炊烟从一个还没有塌陷的屋顶上升起来,在寂静中幽幽地飘荡着。于是我站起来,顺着缓坡向村里走了下去。那炊烟也可能就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没有了当年的喧闹,没有了猪鸡牛羊的叫声,没有了肥粪的气味。我依然感到有些恐怖。尽管炊烟告诉我,这个村子还没有彻底死亡。我信步来到这个还没有荒废的房院前,才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难道正是他吗?”我一边想着,简直有些喜出望外,疾步走上门前的几步石头台阶,穿过破落的街门楼就进了院子。

这时。一只灰白的小哈巴儿狂叫着,向我飞奔过来。

我惊了一跳,连忙躲闪。正当我面对这个小家伙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门的开处走出一个人来。他看到我,大约感到非常意外,面色惊讶地在门口站了老半天才把狗喊回去,随后向我走了过来。

“灰耗子!想不起我啦?”我这样喊着他的绰号,疾步走上前去。

“你是?”他显然还没有想起我,用疑惑的深情看着我,“想不起来啦。”

“我是小鬼子,三十多年啦!”

“小鬼子”是我当年的绰号。我这样一说,他终于醒悟过来。于是,我们的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我有些激动,感觉到眼睛里湿漉漉的。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