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小说·挂红灯六  

2012-11-17 19:30:0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刮过几场黄尘漫天的西北风之后。老天爷忽然像一个爱耍脾气的孩童,脸色一变,紧接着便是一连数日的暖暖和和的东南风,吹的人身上直发痒,犯困,一天到晚直打哈欠。天气一天凭一天热的同时,也给天空罩上了一层烂棉花一样的云彩,然后变戏法似的一天比一天厚实,再一天比一天沉重,最后把整个天空塞满,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今年的第一场雨降临了。

雨是在半夜偷偷摸摸开始下的,到了早晨开门再看,整个山沟已经沉浸在一片湿漉漉的雨雾当中。雨下的淅淅沥沥,飘飘洒洒。是那么的慷慨,那么的情绪饱满。好一番“好雨知时节,润物细无声”的景致。

这一天正是清明节。今年的清明节赶在了农历的二月。俗话说“二月清,遍地青”,一场金贵的春雨就这样下过之后,整个山沟顿然间阳光明媚,春意盎然。沟底的杨柳们,好似穿上盛装的少男少女,一派青青焕发,洒脱飘逸的气象;村间以及山坡上的杏树,几天之内变得婀娜多姿,含苞待放;无论站在那里,那里都是一片幽幽的淡绿,散发着浓郁的春天的气息;在杏树沟里的窑院前、小路上,今年春天的人们比往年都格外忙碌;检修农具的、整理肥粪的,调理牲口的,满沟里欢声笑语,充斥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人们在做着春耕前的最后准备,眼见得就到了开犁种田的时候了。

这天早晨。旺泉吃罢早饭和母亲打过招呼,就骑上自行车一溜下坡,骑到了东营子乡信用社。经过老半天的排队等候,他用贷款的方式买下了一袋子化肥,就地捆在自行车的后衣架上,然后就推着来到大街上,溜溜达达往回走。

东营子是乡政府的所在地,镇上人口众多,一条老旧的土道街自东向西从中央穿过。街上不仅有政府机关、派出所、邮电局、信用社、卫生院,还有几家商店、小餐馆儿、理发店等,也是商业服务业的集中地。近俩年更增加了一些摆地摊儿的小商贩。因此街上每天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尤其近几天随着天气的一天天暖和,春耕的临近,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拥集到这里来,买种子、化肥、农具、配件儿,进行一些必要的买卖交易。

旺泉正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走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吃了一惊:“袜子啦!袜子啦!五毛钱一双!一块钱三双!减价处理啦!快来啦!”

他听着这喊声,扭过脸一瞅,果然是赵老师,正站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袜子摊前,一边打点顾客一边继续喊:“就这些啦!减价啦!”

旺泉把车子打在旁边冲着赵老师说:“是赵老师呀,您怎么······不教书啦?卖袜子啦?”

赵老师转过身来一看是旺泉,笑着说:“早就撤下来啦,你不知道?”

赵老师名叫赵长义,四十五岁,是东营子中学的老民办教师,已经有二十多年的教龄。头年正是旺泉和水杏的班主任。被撤下来之后,也再没有教书,在街上摆了地摊儿卖了袜子。因为他拉一手好二胡,因此人们送外号叫赵二胡,也有叫他赵二虎的。赵二胡是东营子稍有名气的“民间音乐家”,精通各种当地流行的戏剧及民间小调,乐器也样样精通。他比较喜欢旺泉,正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爱好。

现在。赵老师一边继续照应围着买袜子的人,一边又对旺泉说:“也不挣钱,卖完这点也不卖啦,过俩天当鼓匠去,比干这个强。”

“当鼓匠?您当鼓匠?”旺泉更加吃惊地问,“您怎么能当鼓匠呢?”

“我怎么就不能?”赵长义说着把话头一转反问旺泉,“你今年一直没上学?到底不念啦?”

“地也没人种,靠什么活,不能念啦。”旺泉说着低下了头。

“哎?要么你也跟我当鼓匠去,也不耽误种地,‘小红狼’那儿还缺人哩,我给你沟通一下,怎样?肯定比光种地强,怎么也能挣点钱。”

旺泉脸一红,刚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他觉得赵老师摆地摊就已经够意外的了,还要去当鼓匠,不但他要当,还提议自己去当,这简直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脑子里一时间已经彻底乱了套。不过对于旺泉来说,赵老师能说出来的话,他当然不能不接受。自己手里没钱,连买袋子化肥都得靠信用社贷款这是事实。能当上鼓匠,既不耽误种地,又能挣钱,这样的好事他当然也得考虑考虑。

“赵老师,您看我这么点岁数,能行吗?”

“怎么不行?当鼓匠还管岁数大小?只要你愿意干,我就给你说去,肯定能行。”

“那好,您就给我问一下,我自己愿意。不过我得回去和我妈商量一下,再给您回话”

“好,我在这儿等你回话。”

“那我先走啦,老师您卖您的。”

就这样,旺泉告别赵老师,驮着化肥离开东营子,一路上坡回家去了。

 

旺泉一边推着车子往家走,一边心里一直合计这当鼓匠的事。自古以来王八戏子吹鼓手就是最叫人家瞧不起的。鼓匠是什么?鼓匠就是吹鼓手。虽然年代不同了,可是说起来也不怎么光彩。看看那些丧事上的鼓匠们,不是盲人就是瘸子,哪有一个“好人”?可是赵老师作为一个有文化的人,教了那么多年书,反过来却看上了鼓匠这个行当,真是怪了。

到家以后,旺泉就把这事儿和母亲说了。母亲不但不同意,还把赵老师大骂一顿:“王八戏子吹鼓手是下九流,你怎么想起当鼓匠呢?亏他还是个老师!也能想的出来!自个儿想当鼓匠就当吧,还拉个别人!不行!当了鼓匠事你压根儿不用想!我不同意!将来连个媳妇也没人给,你看看那些当鼓匠的,哪有一个正经人,不是瞎子就是瘸子,你好好一个孩子去当什么鼓匠?”

旺泉在母亲面前碰了一鼻子灰,不提当鼓匠的事了。在当鼓匠这件事情上,旺泉和母亲产生了重大的意见分歧。

母亲的话不能不听,更不能和她争辩。但是,没钱花也是事实。种地只能到秋天才能看到收成,而能有多少收入还是个未知数。现在既然连书都不能读了,还有什么可讲究的?有这个现成的条件,又有赵老师的引荐,当鼓匠又怎么了?只要有钱可挣,连赵老师都能放下架子,自己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就拿今天来说,人家有的人卖化肥就不用贷款,掏现钱既便宜又不挨利息,而自己不仅贷款让人家吃利息,还比花现钱贵呢,还的排队和人家说好话,要是自己有钱何必这样呢?

旺泉这样想过之后,骑上车子又返回东营子找赵老师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