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oqu]穷光蛋

写下我愿意写的

 
 
 

日志

 
 

母亲·五  

2011-11-27 21:36:27|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我回来的主要目的是陪伴和照顾母亲,而种院子和房前房后的地,也只是为了自食其力,能够吃得更随意一些。过去母亲经常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上什么就能吃到什么”。再则说,在我看来吃自己亲手种的总比吃买来的更有滋味儿。一分辛苦一分收获,而多一份收获就能实实在在多一份宽裕,更何况我自己的手头又不是很富有,干么自己不种买别人的吃呢?

但是,当我把这些想法付诸于行动时,才意识到它的作用远远大于我的想法。从我翻地的头一天开始,母亲就以极高的热情来配合我的劳动,看起来比我还要忙乎,一会儿帮我用扫帚把残留在地里的柴火打扫干净,一会儿还要张罗着回屋做饭,兴致很高。不但如此,由于白天的劳累,她晚上睡觉也安静了很多,我也终于可以在晚上睡个好觉了。这种未预想到的收获使我非常高兴。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永远都是那么忙忙碌碌,这种习惯在她的身上已经根深蒂固,到目前依然如此。虽然她已经85岁。按理说早就过了干活儿的年龄。说实在的,一开始我只想阻止她,但是当我发现其效果适得其反时,也就不再去阻拦她。 后来我终于明白,对于一个老人来说,你如果去阻止他们去干他们自己愿意干的事情,就等于是让他们去自杀。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大庄的作物不在我种的计划之内,比如玉米小麦莜麦谷子黍子之类,而我要种的是瓜和蔬菜以及豆子什么的,而这些东西又下田比较晚。因此我的时间很充足,在并不耽误播种的前提下,和母亲慢慢地干,只要她高兴就给她更多的时间去体现她自己的价值。一个能和老人相处的很好的人,必定是一个非常有耐性的人,这简直就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因为你必须拿他们当小孩子一样看待。

小满一过,天气真正地到了“红樱凉帽单布衫”的季节。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少,几乎都可以穿单衣了。与此同时,躲过“小满”,什么作物也都可以大胆放心地播种,因为小满前后如果没有霜冻,以后就不会再有了。

这时候我才真正地大忙起来。老天爷也仿佛很懂得我的意思,就在这节骨眼上给下了一场不算大也不能算小的雨。于是,我赶着上了几回集,秧苗、种子、化肥等等,买回来以后就直接播种的播种,栽秧的栽秧,三五天得功夫就种完了。而母亲也毫不客气地和我一块儿忙碌,直到全部完成。

尽管我是在农村出生长大,但已经在城市生活多年,回来以后的较长一段时间里,我很有一些不适应,面对带来的诸多不方便,我感觉很无奈。但是,等适应以后,我的生活又非常从容。白天在地里干一些活儿,到了晚上就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看看书或写点东西什么的,有时候还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到户外去溜达一圈儿,洗一个精神上的热水澡,倍感轻松爽快。城市里永远不会有的那份安然幽静,城市里永远不会有的朗月繁星,城市里永远不会有的悠闲自得,这些都会让人觉得是一种非常难得的享受。

夏天的日子总是要比冬天好过的多。对于我母亲来说,就更是如此。穿的衣服少了更有利于她的活动,从而就能减少对大小便不利的因素。她自己遭罪少了,我也就清闲了不少。毕竟她都那么大岁数了,腿脚已经很不利索,更何况她患的是老年痴呆症。别忘了她已经85岁。

在天气很不错而我又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只顾看看书写点东西的时候。母亲也通常会很有兴趣地到别人家去串门儿。当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在这里有必要一提的,在她走的时候总会先问我出不出去,还要嘱咐我把门看好,不许我把家扔下走了,简直就和我小时候她嘱咐过我的一样。当然,她每次要走的时候头脑是非常清醒的。因此说来,在她的心里我大概永远是个小孩子,而小孩子就必须要听大人的话。所以她叮嘱我的时候,我必须满口答应,而且绝不能违约。在我看来,有没有必要是另外一回事情。但要尊尊她所说的话。 如果她回来的时候头脑依然清醒的话,她肯定会很高兴地问我出没出去,如果想出去可以走啦。

转眼到了一年一度的端午节。这个节日在家乡一向被受重视。当然我也早就打算好好过一下。其实说实在的,就我个人来讲根本就是无所谓了,然而难得这样的机会和母亲一起过节,应该说意义非常。因为母亲毕竟已经这么大岁数,今年有明年不一定有没有了。

我提前就买好了糯米、大枣和竹叶,做好了包粽子的准备,我还买了黄米面,打算做顿油炸糕吃。一般情况下,乡亲们也都是这么过的。

母亲并不会包粽子,但这是我的强项。可是我并不怎么喜欢吃粽子而母亲却非常爱吃。从头天晚上泡米大枣和竹叶开始,到第二天的包和煮,都是由我自己来完成,母亲只是充当助手,给我烧火而已。我看着母亲很香甜地吃着我包得粽子,心里感到很满足和充实。

在端午节的这一天,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忙忙碌碌的做饭中度过。吃一顿油炸糕,炖一个菜,炒一个菜,再拌一个菜,在母亲只能为我烧火的情况下,的确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要知道农村的做饭条件非常简陋。

然而,过节的喜悦让我彻底忽视了警惕。母亲上午吃了不少的粽子,下午又吃了几个油炸糕和一些肉、粉条和豆腐,这些都是她非常爱吃但都不易消化的东西。不用说,到了半夜麻烦就来了。好在天气已经暖和,干什么都已经方便了很多。只不过除了她自己一宿未能合眼之外,我当然也不能睡觉。这样的教训经常使我的心里非常矛盾,你好心好意想给她做点好的吃,她吃的也很香甜,但是引起的后果却是相反的,她自己遭罪不说,你也得跟着遭罪。而这种事她自己又控制不了。这就是老人,老人也就是这样,也千万不要责怪他们,因为任何人都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谁也无需笑话谁。和老人为伴需要的只有耐心,而最忌讳的就是笑话他们。

过了端午节,天气已经很热。青苗在地,野花遍野,树木成荫,到处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这时候,我的院子里也同样是绿色遍地,再也不用隔三差五地骑车子去买菜了。因为我自己种的菜吃不了还得给别人。这是一件让我非常兴奋的事情。仔细想来,自从二十多年前离开家乡到现在,我还从来没有想过有这样的一天,我还能在自家的院子里种菜为自己吃。尽管我一向对家乡的土地有深厚的感情。回来的次数越多这份感情也就越深。

我早就说过自己并不富裕,生活一直需要掂量着才能过去。自从吃上自己种的菜以后,我和母亲的生活才更宽裕了一些,有条件把不买菜节省下来的钱给母亲买一些爱吃的东西。因为在我看来,现在对于她来说,只有吃喝才是唯一有用的东西,其他的都已经不是很重要。这也是既符合自然规律的事情,人在最小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吃,到老的时候也同样如此。

父亲曾经多次跟我说过“瓜一亩菜一分”。那意思是说,种好一分菜地的价值,就相当于种好了一亩瓜地的价值,因为瓜一年只收获一季,而菜的生长期短,只要水肥跟的上去,一年可以收获好几茬。当然了,我说这话的意思是说,我种的菜种类齐全,当地只要能种的我都有,但是面积非常小,吃过新鲜了也正好没有了,跟手再种别的。这些经验都是过去跟父亲学来的。

不过,就在我为此事很得意的时候,问题又来了。一天上午我骑车子到了镇上办事,回来时已经接近中午。我进街门就看见母亲在井台旁边干着什么。我走过去一看,她正在洗一堆水萝卜。再看地里,水萝卜都让母亲给拔回来了。我问她为什么把水萝卜都拔了,她的回答哭笑不得。她说今天家里要来很多客人,菜少了不够吃。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走了以后家里有人来串过门子。我想也许是人家和她说了个笑话,她却当了真。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